上面這段影片,是陳百強客串電影《流氓大亨》(香港片名《秋天的童話》)的片段,曲名《夢囈》,就是陳百強自己譜的曲,收錄於《痴心眼內藏》專輯中。無意間在臉書上見到有人分享,恍如隔世。


        說起陳百強的歌,那我可是如數家珍,這首《夢囈》,當然也是滾瓜爛熟。可是見到影片中他和鍾楚紅年輕的容顏,起先還只覺得驚訝與新鮮,記憶慣常會欺騙人,很多人從前的模樣,其實早迷濛了。不料看到後來,忽然發現,我竟然,哭了。


        一直不願意去回想,以為早遺忘了,19925月,某個再平凡不過的一天,乍聞陳百強疑是服藥過量陷入昏迷時那腦門一轟,空蕩蕩的麻木心情,不祥的預感。17個月後,更進一步的壞消息我是不聞不問了,就讓時間停格,他的CD我都收得好好的,只是不會發新歌了,我想聽,隨時都有。






        還記得第一次專心聆聽陳百強的歌,是在西門町佳佳唱片行隨機選了一捲他的錄音帶,以試驗的心情,在公車上用耳機聽的。第一首歌是《煙雨淒迷》,歌聲一起,大為驚豔:辨識度極高的特殊歌喉,那略帶沙啞的氣音式唱法和軟中帶剛的鼻腔共鳴,多麼痴傻又感情豐富的溫文嗓音啊!自此,一試成忠實歌迷,再也不曾變心過。


        在那段困頓又不繽紛的求學生涯裡,Danny的歌,無疑是生命中極大的慰藉。隨著時光飛快流逝,直至今日,我仍然將他的歌當成一種凍結流光的心靈治療靈藥,每每在深夜戴著耳機聆聽他的歌聲。漆黑中,歌曲最初的感動從幽幽時光隧道中回來,包圍、縈繞,生命裡的歡喜哀愁將不再重要,明朝醒來,我可以只往前看的活在當下,但年輕之火如《變形金剛》和《復仇者聯盟》中的生命魔方卻深埋心底,保我不受歲月摧殘。


        特別是這大半年來,我一直在實行這個療法,是以好幾篇文章如《仁愛圓環》採用《夢裡人》為背景音樂、《淨膚雷射大成功》用上《愛沒有不對》、《上精選&想搬家》用了《迷失中有著你》、《好物分享》用《First Love》、《吃回頭草》則用了《深愛著你》,全是他的經典好歌。也許是不知不覺的習慣成自然,但是今天看到這段影片,一切回過神來,原來我是這樣懷念Danny,只是不願意相信他曾經離開過,我也只是一直在欺騙自己未受歲月摧殘。


        是的,他的歌是這樣深入我的生命,烙印在我每個人生歷程。即使外貌早已改變,可是骨子裡,我仍然是坐在公車上專注聆聽耳機的那個男孩,那個跟這世界始終格格不入的孤獨個體,我從未真心接納過任何人,也從未被誰真心接納過,我恐怕這一切,都不會改變了。






        也許,以一個歌迷自私的想法,Danny將自己定格在35歲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歌迷們將永遠不會看到他可能的蒼老模樣。對於像他這樣多愁善感又完美主義的才子來說,或許才是最好的結局。忽然,我非常非常羨慕他。


        但是儘管羨慕,這一切仍然十分殘忍,不管對提早離席或留下來繼續煎熬的──殘忍的不是自然的歲月鑿痕,而是為了抓住青春尾巴所做的徒勞無功的努力──加倍的殘忍。


        懷念陳百強,也悼念我岌岌可危的青春,沒有為什麼,我就是感到非常非常傷心。我的無病呻吟,也只如夢囈──


 


默默看紅葉聽海風


道別了無盡愁的夢


淡淡的憂傷變陣陣朦朧


輕輕跌進夢中


慢慢妳浮現腦海中


靜靜去延續甜的夢


寂寞中追憶妳臉上桃紅


空空的心卻陣陣痛


浮沉在熱愛激流中


層層浪億萬重


翻翻飄過段段情濃


無聲消失於晚空


漸漸已無覓你影蹤


剩下我呆望雲飄動


寂寂的天空變幻是無窮


瑟瑟秋風似分外凍


似分外凍


似分外凍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