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兩、三個月了,兼差公司那位白目的大姐持續在看牙醫,總是為了她預約門診的時間影響到我們的工作情緒,只要是她看牙日,催催催的,囉哩囉唆一大堆。要是害她誤了時間被醫生拒之門外,那不得了,隔天來上班一定找我們麻煩,鬧個雞犬不寧。


        這跟我對牙醫的印象倒是相符的──我家那邊的牙醫間間生意興隆,沒預約休想臨時見醫生;就算提前預約,這天不行、那天不行,總要約到天長地久以後;到了預約日敢遲到,時段就讓出來,遲者自誤。看個牙醫,簡直比什麼都還隆重其事。


        而且喔,牙醫收費之高,往往令人咋舌。我家除了老爸一輩子沒看過牙醫,老媽的牙連吃牛軋糖都會斷掉,非常脆弱,歷來花在整理牙齒的費用幾十萬跑不掉。老弟去年才在治療牙周病,花了兩、三萬元。老妹倒還好,只是也因齲齒整過幾次牙,免不了花費。


        就因時間和金錢的考量,使我對看牙醫始終非常抗拒,除了智齒長不出來痛到無法忍受之外,輕易不考慮上牙科。當然,這想法是錯誤的,成人每半年都應該洗一次牙,但我就是能拖則拖。這一拖,距離上次洗牙大概也三年多了吧?儘管每天至少刷三次牙,可是心裡總有好像牙齒快壞掉的憂患意識。偏偏好一陣子前,牙齦開始隱隱作痛了,左邊上排某幾顆牙怎麼就怪怪的?彷彿蛀了,酸痛得很,莫非被老弟傳染牙周病?完蛋,我不想把錢花在牙齒上啊!


        每次看到電視上阿亮廣告的牙齒保險都使我非常心動,我是不是該趁著還沒看牙之前先投保,保單生效後立刻去拔牙呢?這樣好像有詐領保險費的嫌疑喔?才這樣想,牙齒越來越痛,簡直到了該立刻行動的時刻。


        這幾天,認真考慮著去看牙醫,伸頭一刀、縮頭一刀,該花的總是逃不掉。好了,白目大姐的療程剛好終於告一段落了,彷彿心疼又帶點驕傲的對我們大聲說:「十幾萬耶!弄這個牙花了我十幾萬!」什麼?要那麼貴?乾脆殺了我算了!


        前兩天去租DVD,走過三年前洗牙的診所,生意越來越興隆了,前陣子還重新裝潢過,搞得美輪美奐的,在他們門前,我幾乎有乾脆進去預約的衝動,腳步略略遲疑,但那種猶如上刑台的恐懼又忽然爬上心頭,還是逃命般的離開。


可是怎麼辦?我的牙齦好痛喔!不能忍受了,當晚回家跟家人問明了他們一向光顧的那間牙科,隔天抓著他剛開門營業的時機,沒預約就去了──如果醫生沒空,剛好可以名正言順的逃跑,我確實抱著這個希望,沒想到這麼巧,老醫生剛好有空!


        逃不掉了,硬著頭皮躺上診療椅,跟醫師敘述了不舒服的地方,醫師說:「你的牙結石好多喔!你看,牙齦都發紅了,先洗個牙,再看看哪裡有壞牙。」不由分說,隨即開始動作。當洗牙器械接觸到牙肉的那一剎那──


媽呀!好痛啊!


        我差點沒喊停,怎麼那麼痛!?那種極酸的痛楚從齒槽、齒根,直透齒髓,再返回牙尖,不輸拔牙之苦。怎麼我不記得上次洗牙有這麼痛?


        老醫師絲毫無暫停的意思,因為太痛了,深刻體會他的每個動作,自下排右邊虎牙起始,以逆時鐘方向,慢吞吞的凌遲,一邊洗(根本是盡全力用刀戳的感覺),一顆一顆牙仔細檢查,我知道時間其實並沒有多長,可是痛苦卻像蔓延一世紀。中途的暫停漱口,猶如絕望下的特赦。


        不過過程中,耳邊聽的是醫生不斷說:「唷,牙齒不錯喔!嗯,沒有牙周病,嗯嗯,都沒有蛀牙……喔,只有一顆橫長智齒。」這些話重複個N次以後,滿清十大酷刑終於結束了。我懷疑我還能說話,用滿口酸痛的牙回答他:「它不會痛,不用拔。」


        「好了,你的牙齒一點問題都沒有,洗過就好了。記得,半年要回來洗一次喔!」醫生宣布。真的嗎?雖然滿口的血腥味,我感覺我的牙縫間還不斷淌著血,好像永遠不會停止,可是他的結論終結了我長久以來的憂慮,噢!我的人生又亮起來了!


        最後,由於我三位家人長期在這邊花了大把銀子的關係,醫生一毛錢都沒跟我收,「我跟你們家交情不同。」他說。也就是說,我不只省這掛號費,還省下了整修、甚至裝假牙可能的費用,這下賺了,賺了,發財啦!


        至此我才深深體會,平時有認真刷牙是多麼明智的舉動,把牙顧好了,跟中樂透小獎有異曲同工之妙,節省的錢可能是從來不曾想像過的啊!哎呀好開心,平白發了一筆財,又可以亂買了,哈哈,哈哈!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