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歷經了長途的車程,終於來到嚮往已久的名城波士頓,我的心情是毫不感疲累,非常之興奮,因為今天也是整個行程中我最期待的一站,要到哈佛大學進行新生訓練了!


        一大清早,很開心的到飯店餐廳用早餐,一進門,怪怪,怎麼氣氛不太一樣,整個的嘈雜到不行,充耳聽聞的是「漆衝搶、漆衝搶喲……」的韓語聲,而不是美國人爽朗的笑語。發生什麼事?原來昨晚有一個韓國團也進駐。


        Buffet的餐飲容器前擠滿了韓國人,如同蝗蟲過境,掃過食物空,這還不打緊,橫衝直撞的,沒點禮貌。我隨便吃了一點他們掃過的菜尾,趕快逃跑,太吵了。


        離開飯店,小巴從郊區往波士頓市區移動,沿途的景物再次令我心折,好美麗的城市啊!看得出滄桑歷史,但卻充滿了現代科技的活力,綠化程度非常之高。




    車行陸橋上,放眼望去,查爾斯河畔的景物與建築顯示出波士頓的繁榮。




這是哪個地標?《竊盜城》裡一再取景。我好想跳車到港邊去逛啊!






    和紐約一樣,塞車也是老問題,大約一個多鐘頭,我們才開進了劍橋市,哈佛大學的校區,這個全美國最著名的大學城。──校區附近多為平房,房舍顯得有些老舊,但是房地產卻是好的,因為最起碼可以租給學生,使得房價居高不下。




到了到了!全世界最高學府的校區到了。(照片左下角是捷運入口)


    迎面而來許多意氣風發的東方面孔,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能到這兒求學要多少世才修得來?尤其是外國人。少爺我這輩子是沒指望了,看到他們,簡直是既羨慕又忌妒。今日總算有幸踏上這校園,聊補遺憾也好!




時間有限,一下車,我們立刻往哈佛大學的行政大樓衝:





進門右手邊是間麵包店兼餐廳,左手邊是英國風的紀念品店。


行政大樓內部


        衝那麼急,當然是要趕快辦理新生註冊手續……好吧,順便到二樓上廁所。其實一般上樓是要出示識別證,警衛才會放行的,不知道為什麼警衛問都不問我們,直接放我們上去?


        上完廁所,出行政大樓到對街,就是哈佛大學最古老的校園區域。新生訓練的第一項任務,便是從這邊概略認識哈佛的歷史開始。(韓國大軍又開到,好吵喔!還好我們巧妙的避開。)




    哈佛大學1636年於麻薩諸塞州成立,最初稱為「新學院」或「新市民學院」。1638年,一位畢業於英格蘭劍橋大學伊曼紐學院、住在麻薩諸塞查爾斯城的牧師約翰哈佛(John Harvard)死前慷慨捐贈了其一半房地產與大量藏書給學院,麻州大法庭為褒揚他的善行,故將學院改名為「哈佛學院」,也就是後來的哈佛大學。


        也因此,哈佛的校訓是「真理」,繼承了英國式的保守、嚴謹,充滿著清教徒的哲學思維。時至今日,哈佛大學早已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私立大學,同時在全球主要的國際學院和大學排名始終第一,特別是文、法、醫、商等科系,是美國公認名列前茅的最優異。(所以《金法尤物》的法律系要挑這邊拍)


        目前哈佛有95座圖書館,1500萬冊藏書,是世界第四大圖書館。這麼好的師資環境,還總共有40位教授曾經獲得諾貝爾獎的驚人紀錄,作育出無數英才,包括羅斯福、甘迺迪、小布希,乃至歐巴馬,有七位總統畢業於哈佛(不過美國總統的搖籃是耶魯大學),校友滿天下,馬英九總統、呂前副總統、馬友友、比爾蓋茲……都出自於哈佛。由於校友多傑出,對母校的捐款也輕易,哈佛的財務狀況之好,也是世界公認的。




校長、教務長辦公室


        ↓這邊才是哈佛學院最初的學校大門。老實說,如果不是跟團,沒有導遊邊走邊提醒,自己走可能就這樣晃過去了,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邊門竟有這樣的歷史意義。




初夏滿眼綠意的校園








約翰哈佛先生的銅像


        話說1884年,校方為了紀念哈佛先生,想為他鑄雕像,才發現竟然連一張他的照片或畫像都沒有。沒辦法,只好找了當時學校裡英俊的男同學當麻豆冒充,才完成了立像的工作。


        也就是說,雕像底座上的三行字:約翰哈佛,創始人,1638”,擺明了是三個天大的謊言:約翰哈佛不是創始人,1638是他去世的年份,銅像也不是他。


        然而是謊言也罷,無損於這尊紀念雕像的意義,如同華爾街的銅牛華盛頓航太博物館的月球石一樣,遊客到此一定要來摸摸銅像,沾染學院氣息,祈求文昌星高照。


    看,雕像的鞋頭被摸到多光亮!


    來來來,有摸有保庇,摸了考運亨通,升官發財,子孫代代出狀元啦!我要給他用力摸,摸鞋頭不夠,一路摸到小腿、大腿去,哈哈!


        這棟黃色的建築是當年獨立戰爭時,華盛頓親來指揮的民兵指揮所,現在成了WADSWORTH HOUSE,大學圖書館指導教授的辦公室。










         當然哈佛的校園不只這麼丁點地方,其他的新大樓都散在別處,我們今天也無法都去逛到。然而,每年哈佛的新鮮人都會來這兒接受新生訓練,我這樣繞一圈,也算踩著無數莘莘學子的步伐,內心莫名有無比的激動。而六月,也是驪歌輕唱之時,在短暫的新生訓練之後,同樣這個季節的這一天,我也從哈佛,畢業了。




     成為哈佛的榮譽校友,當然要買件校服當紀念品,我們到J. August這間店(下圖右邊)採買,我挑了一件冬天的的灰色連帽棉T,材質普通,上頭繡著校徽和大大的”HARVARD”字樣,一件$55.5還外加税,不便宜哩。



   


    孰料於此同時,韓國團早就在店裡埋伏了,佔據了收銀台吵鬧不休,一位歐巴桑批哩啪啦地跟店員大叫什麼也不知道,只聽得店員也兇巴巴的告訴她還差10元,她說什麼也不肯掏出來,兩人雞同鴨講沒有交集,使得結帳的隊伍排得老長。


       後來韓國團的導遊出面協調,店員仍舊說歐巴桑付的錢不夠,還差10元,導遊轉述,歐巴桑硬是不依,不知是想殺價還是覺得價錢不對,繼續氣急敗壞地吵鬧。可是這種不二價的紀念品店,店員一看也知道是來工讀的哈佛生,哪有可能給折扣呢?由此便可見識到韓國人的「悍」,明明不會有結果的事,硬是想爭到對方妥協。


        我真想把衣服丟了走人,可是難得來哈佛,說什麼都一定要堅持買到校服。幸好我們導遊商求工讀生另開一台收銀機,我們另外排一排,才能順利結帳。到我結完帳離開,那歐巴桑還在吵,真是夠了。


        新生訓練完,也順利畢業,心滿意足卻也依依不捨的告別哈佛大學。精采的還沒結束,同一條街的另一個世界數一數二的學府,也在等著我去當校友……





 




 


……未完待續。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