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樂蒂珠寶

        論起珠寶首飾的歷史,從距今8000-10000年前史前時代的原始人便已經開始取動物的角、牙、骨、殼、皮毛、羽毛……等裝飾自己了,誰說愛美不是人的天性呢?撇開珠寶保值與財富象徵的層面不說,不分男女,擁有自己心愛的飾物乃天性使然。每個心愛的飾物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可能是長輩留下的紀念,也可能連結著某個時刻的記憶,更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

        每次走過珠寶店,望著櫥窗內的燦爛,除了偶而駐足,總想著,若不能擁有,那讓我試著拍拍看吧?這願望由來已久,不想竟真有機會了!經過好朋友牽線,法樂蒂珠寶店主許華紜小姐同意,讓我美夢成真,哎呀,太開心了!

店內走極簡風,讓人可專注於櫥窗內。

法樂蒂珠寶

美麗的許華紜小姐。

許華紜小姐

        講起來很不好意思,對於玉石鑽寶之類的,我實在是缺乏概念,粗淺眼光一向偏愛的,也還是彩虹般的各色寶石,因此才剛進門,就被一串各色碧璽串成的大項鍊所吸引。許小姐從事珠寶鑑定已三十年,本身亦設計過無數美麗的作品,又怎會不瞧出來客目光落點呢?隨即取出一串粉紅色的碧璽來給拍。

碧璽又稱電氣石,發現於巴西,亦以巴西生產為大宗,這串卻罕見的來自阿富汗。

阿富汗碧璽

        ↓這串五色碧璽看得我眼睛都直了,由一顆顆獨立出來都可自成配件的寶石串成,卻又那樣典雅,超夢幻的。

 

五色碧璽

每顆的切工都不同,光影流動,定要換個角度再來一張。

五色碧璽

還有耳環可搭配成套。(戒指已售出了)

五色碧璽耳環

極難得的香檳色碧璽。

碧璽項鍊

        我說我平時最愛的顏色是水藍色,剛剛那五色碧璽中最喜歡的也是水藍色的,許小姐便拿出一對水滴型的海水藍寶耳環來,像天使的眼淚。

        ↓透明如陽光直射的海水,難怪叫海水藍寶。不說不知道,雖稱藍寶,但其晶石成分卻不屬藍寶石的剛玉家族,而同於祖母綠家族。

 

海水藍寶耳環

        ↓這對耳環就是剛玉了。其實我剛坐下來,桌面玻璃下最吸引我目光的就是這兩朵彩色寶石花。我想像著這要是肌膚白皙、高挑纖瘦的秀氣女孩來配戴,不知該如何相得益彰。

 

剛玉耳環

        ↓也許不該用質樸來形容這戒指,因為鵝黃的寶石隨光線流動著七彩光暈,琺瑯戒台花團錦簇的鑲嵌了晶鑽、碧璽,但我就覺得這寶石有種特殊的溫潤,有別於其他的閃耀刺目。這就是蛋白石,還是火蛋白。

 

火蛋白石

        ↓寶石的珍貴之處往往就在其獨一無二性,像這樣的蛋白石就這麼一顆,也找不到第二顆一模一樣的了。

 

蛋白石戒指

        ↓荷蘭石?這名稱我還是第一次聽,原來是石榴石的一種。這鍊墜超貴氣,但華麗中不失秀巧。

 

荷蘭石項鍊

        拍了這些,我對珠寶的認識雖貧乏,卻偏好款式繁複具設計性的物件。其實跟衣飾配件的概念雷同──特殊的東西吸睛,卻往往曲高和寡,太奇特的東西也挑人,真正容易銷售出去的,還是保守的基本款。

        ↓像這15.86mm大南洋珠的戒指,戒台鑲工繁複,還是雙層的,可能還是要個子高、手指纖長、有點女強人風采的女子才戴得出氣勢。不過許小姐說,自己做設計,還是很願意挑戰一下高難度,不想總打安全牌。

 

南洋珍珠戒

        而像顏色偏碧綠的翡翠,就會比較是顧客認為能保值且願收藏的。

天然翡翠鍊墜,蝴蝶造型普受歡迎,還可當別針。

翡翠

冰種翡翠戒,搭配T型鑽與黃鑽石,花葉感,低調的奢華。

冰種翡翠戒

翡翠鑽石戒,像花也像蝴蝶。

鑽石翡翠戒

        老實說,翡翠和祖母綠有何不同?我還真是沒概念哩!原來簡單說,翡翠是玉石、而祖母綠則是綠柱寶石,兩者基本的礦物結構和物理性質皆相異,只是有時因切磨的關係,使得外行人用肉眼看來不易區分。

        ↓超可愛的綠祖母原石耳環,故意不拋光處理,保留彷彿葉片般的肉質,我看著也像QQ軟糖耶!

 

祖母綠原石耳環

        ↓這也是祖母綠,氣場逼人。物以稀為貴,若非自己挑選寶石、自己雕琢鑲工,這樣大的祖母綠,價格絕不能壓在100萬元之內,如果換成是翡翠,這一條怕不在三、四百萬之譜了。

 

祖母綠項鍊

        ↓來來來,看過來,我眼睛要花了,這晶光燦然,讓我聯想到鑽石廣告中的”Hearts on fire”,內中的火光快成箭了,卻原來不是祖母綠,而是「沙弗石」,學名「隨我來」,竟屬於石榴石家族。當然,產量稀少,2拉的已極其難得,這顆足足有7拉,已經是專家收藏級的了。

 

沙弗石戒

紫羅蘭翡翠,因色雕成葡萄,渾然天成。

紫羅蘭翡翠墜

        ↓盛暑天裡,別致的方形戒透著股沁涼。這就比較好認了,是冰種翡翠。切割成葫蘆形狀,多麼有福氣。

 

冰種翡翠戒

        ↓前面說過,一般人選擇翡翠還是會挑碧綠的,但是冷光白帶點水藍,玉質中還飄著綠花的,不是更與眾不同嗎?

 

冰種白翡翠墜

水汪汪的肉質白翡翠,雕成葉片狀,有個好意頭:「一夜()致富」。

玻璃種白翡翠

還有耳環可一起致富──玻璃種的白翡翠因越形稀少,價格正在飆漲中。

玻璃種白翡翠

祖母綠戒指,大、中、小,應有盡有。大的,自然玉石中的紋路會較明顯。

祖母綠戒

今天已經不能說「開了眼界」了,簡直如夢一場。

祖母綠戒

不消說,男生的飾品較為講究剛正大器,你說,女男怎麼平等呢?

男士珠寶

蛤?原來高檔的紫水晶也可以是貴重珠寶?真正貴氣迫人。

紫水晶

        ↓絕不能少了鑽石。這心形明亮式切工的3拉黃綠主鑽就已經夠奪目了,配鑽亦精彩,光芒耀眼中又充滿了浪漫。幾多錢?100萬有找。

 

黃綠彩鑽

古典式的枕型黃彩鑽,1.22拉,亮成這樣,30萬有找?

黃彩鑽

        在台北市東區這樣的珠寶店一級戰區,除了貴重珠寶外,基於客戶「每個心愛的飾物背後都有一個故事」的理念,法樂蒂除接受客戶委託使用傳統K重鑲珠寶,讓老舊玉石珠寶的故事能夠延續之外,更別出機杼的推出銀珠寶,也就是使用非K金的銀材質來襯托珠寶,多一種選擇,大大降低了客戶的預算。

   ↓像這一件就是客人送來翻新的,花少少的錢,讓原本的玉價值倍增。

客製老件翻新

        ↓雖是銀,卻絕對是K金級的鑲工。瞧這巴西葡萄石,何嘗等閒得見?只要四萬元出頭。

 

葡萄石

葡萄石用紫色鑲嵌,春天的氣息。

葡萄石

粉晶也可如歐洲皇室珠寶般貴氣。

粉晶

隱藏在紫羅蘭花心中的紅寶石。

紅寶石

        ↓我知道有所謂的黑珍珠,可是這個南洋大溪地的黑珍珠卻帶著孔雀綠光澤,除了擁有珍珠的溫潤,更多了種神秘的魅惑,好喜歡啊!(打完這篇,我發現我寫了一大堆的「喜歡」,最後大部分刪掉,但這一個保留。)

 

南洋黑珍珠

不管,換個角度,再來一張。

南洋黑珍珠

紫水晶胸針

最喜歡的是這個16.36拉的Blue Topaz,當然,如果我要的話要改戒台。

Blue Topaz

        ↓再來一張,裡頭的火光在燃燒,像是說:「帶我回家!帶我回家!」那個,從這期的樂透開始,加碼!

 

Blue Topaz  

        沒有這樣近距離拍攝過珠寶,難度特高,也越覺得器材的不足──我想換相機!但這難得的經驗也令人雀躍。這一件件美麗的珠寶等待著有緣人,卻也要有緣人的靈魂特質與之相襯,不是有「人養玉,玉養人」的說法?

        不能擁有實體,但我把影像通通裝進相機裡帶走了,感謝許小姐給我這個機會。

        (回家整理照片,雖然拍得不好,還是越看越喜歡。這些只有一件一件的珍寶單品,最後花落誰家?我總這樣揣度著。何必珍珠慰寂寥──你別說,那是口頭上的策略,珍珠當然能安慰人,而且安慰大了,肯定的。)

 

 

法樂蒂珠寶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24810(金石堂旁邊巷子)

電話:(0227313096

 

 

文章標籤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