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底我剛接觸部落格,在還沒有任何概念要寫些什麼東西的時候,第一篇上傳的文章就是記錄非洲堇的寥寥數語──「我的非洲堇,為什麼不開花?」而第二篇,就是「有花苞了」。也就是說,非洲堇是我玩部落格最初的動力。


        一晃五年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我的非洲堇花開花落、茂盛凋萎,彷彿四季的報時鐘,提醒我年月的流轉。而我也在觀察這單一植物的枯榮中,體會生命的強韌與大自然的規律,進而也因網路上的心得交流,獲得了許多其他植物的知識。


        老實說,養非洲堇這五年,我常常覺得他們流落到我手上也挺可憐的,我真正做到的僅是沒忘了澆水,如此而已;比較費工的動作也不過是剪下葉片泡水,長出根和苗後種新盆。平常時,就擺在窗台上好幾天不理,並沒有付出太多的愛心與關懷。這麼偷懶還能按時開花,真是運氣好耶!


        說到運氣這點,自從養了非洲堇之後,我總是把「花開不開看誰養」掛在嘴上說著,好些跟我一起種的同事、朋友簡直是朝思暮盼,一日看三回,結果都盼不到花開,使我納悶,這難道真和個人的氣質、運勢或魅力有關嗎?有點沾沾自喜起來。說到底,這花並不難種,開花難免有成就感,其實都是不成大器的小小樂趣而已,但正是我還需要的樂趣。


        然而這一盆盆小花小草,卻也是某種羈絆,好像使我放棄不得。加上不曉得基於什麼原因,老媽總是不說好話,一開口就嫌他們佔地方,害她置物櫃不能開──哪裡的話?幾盆花總共連半公斤的重量都沒有,我還買了長托盤裝著,根本移動非常容易,但老媽就是夾纏不清,五年來每隔兩天就要埋怨一下,雖然聽得很習慣,然而我也累了。


        唉,算了,通通送走算了,這個念頭由來已久,最後總是因捨不得而打消。而且越捨不得,反而對新品種的興趣越來越濃厚,使我一直在「不種了」和「繼續繁殖」之間掙扎,舉棋不定的個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忽爾今夏,非洲堇最害怕的高溫又來臨,剛好六月初要到美國旅行十天,家裡大概不會有人願意記得要澆花(這點想起來很令人沮喪),等回來肯定全部枯光,促使我痛下決心,在出國前通通送走吧!不能再猶豫了,即刻裝箱,分批送走。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長痛不如短痛,將來有緣再養吧!並沒有那麼困難。


        再見了,非洲堇。


        再見了,我部落格的初衷。


        我的《非洲堇日記》,到這裡,也該告一段落了……


 


 


   


        哈哈,事實是,我把非洲堇全部都搬到公司啦!這裡有24小時的冷氣,非洲堇最適合的恆溫,還有明亮的光照,在這裡他們不必等待冬天了,一年四季都能夠盡情開花。


        最重要的是,公司裡有位充滿愛心的非洲堇達人,她連一盆花每一層該有幾片葉片都嚴格把關,看到我送來的未經整理的亂生花,她一律忍不住動剪整理、分盆、加土……,有了她的細心照料,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也就是說,以後我仍然可以天天見到我心愛的非洲堇,但是可以大大偷懶了。
















        然而燈光下的非洲堇,即使盛開,怎麼看,都比陽光下的略遜一籌。也許等冬天,我又會將之搬回家。到時再說吧!至少我現在有如釋重負之感,且心情是安穩的。


 


寫於2010.05.29


 


      


          哇!這一篇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拖著、拖著,沒PO出來,轉眼間冬去春來,9個月過去了!文章裡的情況竟也有了意想不到的改變,真的是人事無常,計畫趕不上變化。說來話長,且待下回分曉。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