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去年5月底,我下定決心把非洲堇全都搬到公司裡,美其名是讓這溫室的花朵有更舒適的冷氣環境且有專人照顧,但其實我承認是推卸了對花兒的責任,從此可以輕鬆了,為此我感到無比愧疚。

 

        花在初夏時分搬進冷氣房後,很快便如預期大舉開花,一時間辦公室裡花團錦簇。儘管那位非洲堇達人阿姨已經藏了好幾盆在她私人空間裡了,外頭的還是惹得各方人馬注目,通常頻呼:「這什麼花?好漂亮啊!」因要回應,造成其他同事頗多困擾。

 

        樓上有位我們背後稱呼「老巫婆」的主管見到了,直問:「這是誰的?」同事們支吾其詞,或許也有人明說了不一定,總之大夥認定是阿姨的,平時都承她澆水修剪照顧。老巫婆問了幾趟,原來是喜愛,最後忍不住直接討:「給我一盆好嗎?」被阿姨婉轉的拒絕了。後來阿姨來問我,我們一致的答案與決定都是:「厚臉皮,老巫婆,誰要給她?」

 

        想當然耳,這可觸怒了老巫婆。第二天,人事主管馬上下來警告,把花全撤走,辦公室裡不准放私人物品!誰理她啊?公司有哪條規定說辦公室裡不能放小盆栽?放了又會有什麼處罰呢?但對於老巫婆硬討不成惱羞成怒的報復行徑卻也不得不買帳,只好想辦法又挪位子,盡量擺往不顯眼處,大家算各讓一步。

 


 

        我原本以為把花放在24小時恆溫的環境中,會四季開花不輟,可是很奇怪的,在初來乍到的燦爛後,過了一個多月,花況卻日見凋零,連葉子也不對勁起來。後來公司又換我們單位附近的冷氣主機,變成不開溽熱,開了天寒地凍,不是熱死就是冷死,人都受不了了,何況嬌嫩的植物?靠近冷氣孔的,有些竟發現被凍傷,慌忙又再大風吹。

 

        然而養花首重的是愛心,阿姨對非洲堇雖內行,可是我托她全權照顧的畢竟不是她自己的,隔了一層,我恍然覺得這些花兒是受到冷落才日漸枯萎的,還慢慢死掉了幾盆。說到底,是缺乏了我的愛心。

 

        阿姨的理論是葉片若太茂盛會影響開花,因此總是大舉修剪,甚至剪到光禿禿只剩幾片葉片的讓它重新發芽,和我總是捨不得剪的個性大相近逕庭,簡直是兩個極端。誰對誰錯很難說,可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使我領悟,還是留一點讓植物自由生長的空間好,別太揠苗助長。

 


 


 

        阿姨今年剛好滿60歲,照勞基法規定是65歲才需退休,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她累了,照她的說法是「想開了」,對於公司即將違反勞基法的逼退,她決定有尊嚴的自行走人,不屑那點被逼退可得的離職金。關於這點我雖然覺得她很傻,跟錢過不去,之前有告上勞工局抗爭成功的例子,但也不能不尊重她的意願。只是如此一來,我的非洲堇又沒人照顧了。

 

        唉!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阿姨臨走叮囑我要「記得澆水」。何須她吩咐?我的想法是乾脆再帶回家吧!雖然這個時間點又趕上非洲堇最怕的夏日,不過反正再放在公司也是這麼要死不活的撐著,沒一盆開花,還不如搬回家有希望些。

 


 


 


 

        所以趕著沒下雨的日子,裝箱用摩托車載往家了。才發現,當初老媽鎮日唸唸唸,什麼「太多了!」「招螞蟻!」「木頭櫃會爛!」「害我沒辦法開櫃子拿東西!」罪狀連篇,卻原來我放花的位置上,如今全被她的植物佔滿了,又疏於照料,全體枝凋葉黃的堆在那兒,擺明了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光欺負我!

 

        我把她那些可憐的花草整理整理,位置挪一挪,偷偷把非洲堇又擺回去──幸好數量比之前少了些。老媽發現後也沒說什麼,大概看往後她那些花也有我會順道幫忙整理,只索罷了。不過我想她過兩日又會開始叫的。管她,先這樣吧。

 


 

        所以我的非洲堇總算又回家了。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似乎立刻蓬勃了些,有一盆很快開了粉紅色的花;另一盆也有了微小的花苞,早先完全沒看到。是我的愛心,我相信。就是這點信心與盼望,即使夏日將臨,非洲堇也將撐過,明春再報喜。

 


 

後記:這一篇一擺又是兩個月,本來以為慘兮兮的,應該等冬天才會再開花的,沒想到今年熱得慢,非洲堇回到家興奮,現在竟大舉開花了!恍若回復往年春節光景。文中盛開部分照片即是5/21拍攝的即時花況。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