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長了,指甲也長了,旅程結束,我從很遠的地方回來,感覺空蕩蕩的,除了護照上的出境章貨真價實,其他的,彷彿都是一片空白。


腦袋卻異常清晰,明朝驚醒,一切都要回復常軌。然而站在爛熟的台北深夜街頭,竟恍然有種故鄉成異鄉的陌生?滿載的行囊,似獨獨遺漏了心。我明瞭,這陣子都要在這種恍神的狀態下過活了。


         旅行,其實是種破壞規律的行為,除了讓存款少掉一大截,最終回到現實時,那種逃離不開的覺悟更是反高潮的落寞──我需要更長久的脫軌,可是也只能短暫逃離,加倍沮喪。


         突然很害怕面對這一小段快樂,就因為太快樂了,心知留不住所以更想遺忘。不過1600多張照片是快樂的證據,儘管都只是零散的星之碎片。如今我要硬著頭皮,靠著相片,一點一點把這次的旅行慢慢拼湊出來,工程浩大,請給我很長很長的時間,我也好在回億中重溫快樂,找回遺落的心。


         現在,時間回到整理好行李那天,重新啟程……


 


 


         當拿到行程表,確定班機的時間是清晨六點多的時候,我覺得真是賺到啦!不是都希望早去晚回的班機才玩得夠本嗎?可是等到真要到機場的時候就知道困難了。


      首先,沒有交通工具可以到機場──太早了!客運是沒有的,因為四點多就要到機場,三點多就要開車。找了兩個熟識的計程車司機,用1200元的代價都不願意跑,其中一位還是臨時才放鴿子。最後跟台灣大車隊預定,888元,倒是便宜。


         再者,那麼早出發,等於當晚不用睡覺。偏遇上淒風苦雨,凌晨又冷,整個的懷疑不是六月份了。到機場的路上,突然沒有了要出國的興奮,反而多了離家的凄涼況味。



    桃園機場的航廈十年不見,景物依舊,卻更顯陳舊,尤其空曠曠的幾乎沒人。我來的不算早,大概渴睡,沒見到跟的團隊,等了好一陣子,才終於等可以託運行李,拿到登機證。







我們國家的門面,真的可以好好整修一下了!



 ↓536,往登機門。




 還在下雨!




         雨中上飛機,一個多小時的飛行,香港,香港到了!哇!2000年最後一次出國就是到香港,當時赤臘角機場好像啟用沒多久,現在舊地重遊,不減興味。


         聽人說世界最大的機場免稅店是在新加坡,可是香港的其實逛起來就算過癮了。不過這兒先不買東西,接下來想血拼,機會多的是。









 


 


         經過香港的入境處,有點想去排隊的衝動,不然就在香港買東西吃東西也不錯,熟門熟路的。不過這次旅行的目的地不是香港,我們只是來這兒轉機而已。匆匆一瞥,下一班飛機等著起飛,趕得很。


         說到這裡,我要為自己辯解一下,這次的行程真的很趕很趕啦!趕到很多風景稍縱即逝,來得及按下快門驚險捕捉到就算幸運了。邊走邊拍是常事,原則上都沒辦法好好構圖。所以接下來的照片如果亂七八糟,地平線、水平線歪了、建築物變成比薩斜塔……,就不用太計較了,隨便看看,相片裡隱藏的心情才是重點。


          好了,重新搭上開往目的地的班機,朝著我夢想中的國度前進。因知還有十幾個小時的航程,我索性出奇的平靜,班機剛起飛,就昏昏沉睡了……


 


……未完待續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