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海關,找到導遊和團員們,原來我就是最後一個出關的人,似乎也預告了,接下來的整個行程裡,我永遠是那個動作最慢、頻頻脫隊的遲到大王。


         紐約有三個機場,最大的甘迺迪機場有八個航廈,我們好像是從第二航廈出來觸目所見的,並不是個極具現代感或美輪美奐的機場大廳,和日本、香港、馬來西亞、甚至關島……的機場比起來,無疑是樸實老舊的。這使我覺悟,某人說的對,我這趟來追尋的夢,是個已老的美國夢。


    現在大約是美國時間下午218


機場大廳小小的。


出機場門,見到的是兜售客運車票的黑人。


航廈之間的交通可以靠這白色列車聯繫。


(接下來的遊記裡,許多照片都是坐在車上隔著小巴髒髒的車窗拍的,車子行進間難免會使畫面晃動模糊,銳利度不佳,有些還有奇怪的倒影,先此預告一下,還請勉強觀賞。)


 


        我們這一個團包括導遊只有12個人,可說是個迷你小團,當然交通工具用的是小巴士。上車後,正式朝紐約市前進,我的興奮之情幾乎滿溢,長途飛行的旅途勞頓,剎那間拋到了九霄雲外。





    不過從機場出來的景色令我驚訝──很久以前有人跟我說,到香港根本沒有出國的感覺,我心裡很不同意,怎麼會呢?香港的市容明明跟台灣很不一樣。現在我到了美國,真正是所謂外國人的地盤了,反而感覺跟以前一出啟德機場的景物好像喔!小巴沿著公路開下去,我都懷疑,現在真的在紐約了嗎?


         這個疑惑一直持續至親眼望見遠處曼哈頓的高聳建築群才解除。啊!在圖片和電影裡見過千百次的景象!好開心啊!


         紐約!紐約!我到了!





         然而橫在曼哈頓建築前的前景,赫然竟是連綿的墓仔埔……,老實說,還挺漂亮的,原來在紐約這個也還算寸土寸金的地方,同樣需要土葬的場地。






    哪一棟是帝國大廈?有在眼前嗎?






    這時候導遊介紹什麼我都不是太清楚了,隔著車窗手忙腳亂拍下對紐約的初印象。車子上橋,河川在眼前,這是東河還是哈德遜河?如果是東河就是上了喬治華盛頓大橋,如果是哈德遜河就是曼哈頓大橋或威廉斯堡大橋,可是導遊說我們要先去布魯克林這個「老區」……


         哎唷!我連住了幾十年的台北街道都搞不清楚,又怎麼能初來乍到就摸清楚紐約的道路呢?事實上後來我們進進出出曼哈頓不下十多次,導遊一下說,來,左手邊是哈德遜河;來,右手邊是東河……,我也從來沒能分辨出來過。隨便吧!這會兒我確確實實是身在美國了,搞不清楚東西南北也無所謂,頂多接下來的文章中盡量別提地理位置,反正我是跟團,不認識路沒關係。










        


         早聽說過紐約很會塞車,來到這兒可親眼見識。我們就這樣在車陣中塞塞塞,慢慢的塞進曼哈頓的下城區,抵達紐約的第一個景點,華爾街巨牛銅雕。




華爾街(Wall Street),中文街名乃音譯,事實上英文的意思就是「牆街」,街處曼哈頓下城區。在荷蘭殖民時期,為防止北方原住民侵擾,故築起一道木牆,直到英國殖民時才拆除,即以牆街稱之。


        現今的華爾街西起百老匯街(Broadway)三一教堂,東到南街(South Street)的東河碼頭,長度不長,不到半英里,卻是全世界翹首以望的世界金融中心。俗話說美國打個噴嚏,全世界都要感冒,那麼這條街在世界金融上的地位不言可喻。


         既然來到這個世界金融中心,那一定要先來摸摸象徵著牛市沖天的著名大銅牛,沾沾牛氣──寧可信其有啦!幸運是為相信的人準備的──很顯然這麼想的觀光客非常多──好多啊!


         看,人多到按第一下快門就被擋到鏡頭。






還有露天觀光巴士載來一車的觀光客。






    太多遊客在排隊等候了,要等淨空好拍牛的全貌毫無可能。只見牛鼻、牛角、牛腳和牛身有色差,可見經年累月被遊客們摸到發亮。



    不要忘記,牛的蛋蛋也要摸!(這蛋蛋也做得太大了吧?)




         我當然也狠狠給它摸了,希望住在套房裡的趕快搬出來,買什麼漲什麼,大發財啦!哈哈!




         光一個銅牛區就可以看出,華爾街的觀光客之多,街上的各色人種使頭一次到歐美世界的我目不暇給。有個栽了火紅石竺的漂亮噴水池旁,散坐了許多享受午後陽光的人們,華爾街人潮的步調,比我想像中的悠閒很多很多。


         我很想過去那個噴水池,可是沒有辦法,導遊已經在那兒催促了。摸完銅牛,我們要步行過整條華爾街,時間有限。相對於人來人往的悠閒,我覺得我初次走在紐約街頭,就好忙喔……


 


……未完待續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