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時起,這個社會,喔不,應該是說這個世界,普遍興起一股「毒舌」的浪潮,報章雜誌、廣電媒體,動輒以揭人隱私或取笑他人為樂,彷彿很幽默似的,其實若嚴格看待,都是種對人性尊嚴的踐踏。


         這好像是種末世代的向下沉淪趨勢,人醜怪父母,命醜怪政府,人們多不再抱持著感恩與寬容的心態,凡事以自我的角度出發,稍不如意便指責咒罵,也不自問又為他人做了什麼。溫良寬厚、經得起罵的人就活該遭受踐踏,做死了都無人感激;毫無建樹,動輒口出惡言,帶頭為反對而反對的傢伙反而受愛戴。


         有誰是十全十美的?再美再英俊的人也免不了拉屎放屁,若要挑人毛病還不容易?不必用顯微鏡就輕易可挑出一大堆。三人成虎,人云亦云,更無需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


         話說回來,譬若電視上那些以捉弄明星、指鹿為馬式的嘲笑而贏取高收視率的節目,有人會說開開玩笑,不必那麼嚴肅。也的確是,做人是應該心胸開闊些,閒言冷語一笑置之。但是毒舌傳頌成習,大家有樣學樣,以大開人家玩笑為習慣而不知分寸,終究會有超越了尺度的危險──電視上的玩笑開得再過分,說穿了都是接近於套招的博君一笑效果,並不見得適合應用到現實生活裡。


         有時候我看人家亂開玩笑,都不禁捏把冷汗,不會得罪人吧?當事人也許似乎樂在其中,可是怎知她()不是基於風度或某些現實考量而忍耐下來,其實內心在淌血呢?這年頭流行現世報,怎麼傷害了別人,很可能別人下回逮到機會就怎麼傷害你。


         很多人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也不先拿鏡子照一照自己是什麼德行,一開口便是人身攻擊,樂得笑呵呵的。其實哪怕是再豁達、個性再開朗的人都有他的罩門、死穴、不想人家提的熱開水,我們能不去碰觸就盡量不要。


         還有更過分的,有人嘲笑了他人之後,還不忘稱讚自己,「哪像我都如何如何……」人家只是寬厚的不願回嗆而已,這種目中無人的自以為是幽默最是無敵的可惡。


做人最基本的道理,不管人家在不在意,最好不要拿人家的長相、動作,乃至於個性、缺撼……等顯於外在者來當笑柄,否則一時戲謔的後果,傷了彼此交情事小,造成不可彌補的遺憾可就不妙。


         幽默感是一門學問,能讓聞者皆心領神會的發笑,不感低級且心無芥蒂,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需綜合考慮在什麼時候,面對哪些人,是什麼樣恰當的巧妙言語,都是要經過觀察和練習的。簡單講,就是不要太白目,不經思考就自以為好笑的衝口而出。


         幽默還是損人,只在一線間。最好的幽默永遠是自嘲,拿自己當消遣的題材,最不會有傷人之虞。然而有些自嘲是本人才能講的,他人最好不要覆頌,人家糗自己也許是為了逗大家開心,當不得真,非本人拿來大作文章或傳話,難免有不厚道之嫌,可就不能稱之為幽默了。


         如果不懂得怎麼開玩笑,那還是別開了吧!走到哪裡得人喜愛的,永遠是溫和有禮、謹守分寸的人。好話一句三春暖,惡言一句六月寒,想當個受歡迎的人還是討厭鬼,由人自取。但是每個人都有不可侵犯的尊嚴,我們都應當如尊重自己般尊重別人,將心比心,才不會辜負了幽默感的真實意義。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