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上大致是這麼形容的:


北極,是地球表面最北的點,也就是地球的自轉軸在北半球與地表的交會點。地理上的北極是為北緯90度的點,位於北冰洋內。在北極沒有土地,只有常年被冰封的冰冷海水在冰層下流動著,這使得建立一個永久的北極駐地是不可能的事。


我的說法則是:


氣候暖化,導致人心異常,我的公司一直都在北極圈內。對,我每天都要到北極去上班,簡直就是常駐北極!好吧,就算嫌誇張,不說是北極,那也就是冰窖。如果是那個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虛竹和夢姑相會的冰窖多好?偏偏不是,這裡的人們互相傾軋,人心也差不多是冷的。


每次上班10小時這麼冷下來,到了室外,那冷度還可以使我在這種農曆七月的溽暑中維持清涼好一陣子。不打誑,包包裡的東西,下班回到家都還是冰的!食物拿到我們公司,不必放冰箱都可以冷藏哩!


外頭的人進來,往往先打個冷顫,然後頻頻問:「你們公司的電是不用錢喔?」我真想回答:「擲筊囉!誰知?」為官方解釋是,幾十年的老機器了,要汰換必須整個公司的管路全都拆掉重裝,工程浩大,因此每次只得部分維修。也就是說,因為機器老舊,無法調節溫度,所以一開就是會這麼冷──很難理解的。


前幾天就又進行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工程,像我在《不是熱死就是冷死》裡形容的狀況,於八月這麼熱的夏天裡停掉冷氣半天,好讓公司外圍的出租店面進行冷氣修繕,最主要的用意是要把電表分開,讓店家自行負責他們的電費。


需要嗎?這麼多年來怎麼可能都沒跟店家收電費?以前都怎麼收的?這樣會比較划算嗎?理由冠冕堂皇,什麼萬一出問題責任歸屬才能釐清,那過去幾十年都釐不清嗎?我雖然好奇,卻也無置喙餘地,只好邊罵邊當了半天烤肉,烤了半天也沒多少油可流出來,然後隔天繼續來冰封。


說到店面出租,其實是公司老股東們的一大財源,根本我們公司營運也要付租金給股東們,這些老董事光靠租金就一生榮華富貴了,公司叫虧錢、營運困難,裁人行動進行了好幾波,要員工們共體時艱,他們卻一滴滴租金都不肯降。


那些董事的第二代有如含著金湯匙出世,好些男人年過中年也沒出去上過班,在家伺候父親就好,每個月光靠租金便可以悠哉度日,看在我們這些鳥雞巴小職員的眼裡,不知道有多羨慕──誰叫我們上輩子壞事幹太多又沒燒好香,投胎本事如此差,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還真無從後悔起。


總說就這麼回事,反正為了冷氣,就是動不動要進行一些令員工們滿頭霧水的修繕工程,動輒百千萬的花,結果冷氣仍然是老樣子,鐵桿的北極吹雪機。


今天,照舊我又穿著我的Abercrombie連帽外套來上班(懶得用手拿),走在路上快中暑,但是一想到公司那北極的嚴寒,立刻一點都不覺得熱了。才到公司門口,果然一陣比往昔更不同凡響的強冷襲來,渾身舒暢,每天上班就是從室外進來的這一刻最開心。


不料剛進辦公室,就聽得那個平時最怕冷的女同事叫:「你有沒有覺得今天的冷氣特別強?!」


「有啊。」我一進來就感受到了,只是外面實在熱到靠腰,一時還在舒適的狀態,因問:「又修冷氣了嗎?」我怎麼不知道?


「什麼修冷氣,是換冷氣了。」


「換冷氣了?吔!那不就可以調小一點了,為什麼還開這麼強?」狀況外的我還在瞎問。


同事的口氣冷冰冰的,跟冷氣差不多冷,「只有換我們旁邊這一台,所以還是不能調。」


我沒聽懂,什麼是換了冷氣機還是不能調溫度?總之鐵一般的事實就這麼擺在面前,再怎麼錯愕都得接受。只聽得女同事們喃喃咒罵起制服不夠保暖,聽在耳裡萬分詭異,夏天耶!夏天的長袖制服還嫌不夠厚?乾脆穿毛衣算了。


有同事跟我打趣,「進來的時候有沒有到了梨山的感覺呀?」


屁咧!「什麼梨山?梨山的空氣多清新,這裡怎麼比?」只差沒說烏煙瘴氣,「北極,是北極,梨山不夠看。」我邊說邊拿起紙張丈量,看怎麼把冷氣孔暫時封起來。


以前冷氣風管發出的聲音是「咻咻咻!」現在已經進階成「哇呼啊呼啊呼啊!」風強到桌上壓著的紙張狂亂飛舞。──不能調溫度,總可以控制風量大小吧?


「北極?怎麼不說是南極?」


「不知道,『北』感覺起來好像比『南』冷吧?」


不管我的直覺是否錯誤,反正意思就是冷到爆啦!這也不是重點,我現在開始慎重考慮在辦公室裡放件羽毛防寒衣,乾脆帶床棉被來上班好了,就是這麼誇張。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