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幾塊喜餅,我邊吃邊打電腦,一不小心渣渣就掉到電腦鍵盤縫隙中。我慌了手腳,立刻想要清出來,不然螞蟻又要聞香而來了。──不曉得為什麼,我家螞蟻怎麼那麼多?


        以前是沒有的,偶爾 一兩 隻,看到了立刻消滅。可是後來越來越不得了,甚至出現了螞蟻大隊成列在牆壁上行軍的壯觀場面,一見大驚,馬上拿殺蟲劑沿著他們的路徑狂噴,但見屍橫遍野,黑點點沾在白牆上格外醒目。


可惜循著這明顯的線索追查,路徑最終終結於廚房流理台下方角落一個小洞洞,莫非螞蟻窩就在裡面?不太可能吧?又不是白蟻。櫻桃小丸子有一集就演白蟻窩在牆壁裡,長期侵蛀下,最後牆壁整個掉下來一大塊,露出裡面密密麻麻的蟻身,想起來就起雞皮疙瘩!


早在螞蟻漸漸變多的最初期,老媽就已經歇斯底里了,只要一見蟻蹤,立刻就把矛頭指向我們──


「大人大種了,吃飯還會掉地上!」


「一定是你們餅乾屑到處掉!拜託你們,有我這個下女在擦地,你們才這麼會糟蹋人!」


 ……。類似的話語我們從小聽到大,已經麻痺了,可是隨著老媽的聲線越來越粗、越來越響亮而依舊難以忽視。不過也沒有辦法去跟她爭辯,她覺得引來螞蟻的兇手是誰就是誰,就算認為冤枉都沒轍。


從我開始養非洲堇起,她始終將那幾盆花視為眼中釘。螞蟻慣常在家中出沒,她沒查出來源的困惑之下,非洲堇成了罪魁禍首。「不要再養了!養得滿屋子都是螞蟻!」三天兩頭就這樣對我施加壓力,要我「趕快送走!」


種花會有螞蟻?似乎有可能,可是那應該是那種種在室外、會吸引螞蟻做窩的植物。非洲菫每一株的花盆都那麼一丁點,用的還是買來的袋裝培養土,況且都是我親手栽的,就算土裡含有那麼 一兩 隻螞蟻,也不至於養出螞蟻軍團吧?我又不是用糖水在澆花。


但是老媽就是夾纏不清,怎麼樣就說是非洲堇惹的禍,特別是剛好盆栽附近出現螞蟻的時候。這有什麼稀奇?根本滿屋子已經到處都看得見螞蟻了。老媽懷疑我的花,我都還沒懷疑嗜吃甜食又吃不多的她,說不定是她囤積甜食惹來的螞蟻吧?


我就知道我想的方向沒錯,她每次買了甜食放在玻璃罐子裡就忘記!有一天,我無意間在廚房流理台又見到大量螞蟻,循線追查,在開飲機上方的廚櫃裡,發現了一罐不知多久以前擺放的玻璃罐,從外觀看起來裡頭的東西都已經發霉到模糊了,結成一塊塊咖啡色的黏綢塊狀物,螞蟻們在蓋得緊緊的罐口圍得密密麻麻的,似乎不得其門而入,然而光那甜度就可以引得他們瘋狂。


啊哈!原來螞蟻窩在這邊!我 三兩 下把罐外的螞蟻全清除光了,將眼睛湊在罐身細看,哎喲,超噁!裡面居然也有大量的螞蟻在爬動耶!是螞蟻窩無疑。不過我真的很好奇,螞蟻是怎麼能進出蓋子旋得緊緊的罐子呢?


有時候我們不能看輕小螞蟻的能耐,恐怕世界末日人類滅亡了,地球上的生物也死亡大半,惟蟑螂獨存,相信螞蟻也不會滅絕。格友Denn!s說他家的螞蟻會搬頭髮,我還特地觀察了我家的會不會──倒是沒見他們「搬」,只是果然連頭髮都不放過,幾隻在洗臉台一根頭髮邊磨來蹭去,沒有顯微鏡可供觀察,說不定是在啃頭髮呢!什麼東東都能吃,難怪可以繁殖成群。


我把那個糖果罐蟻窩拿給老媽看,果然,鐵證如山了還是要嘴硬,她只承認是她放的,但是不認為螞蟻是這麼而來,說來說去還是我的非洲堇的關係,這是她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媽媽的特權,我不可能要她示弱。只是在這之後,老媽減少了抱怨非洲堇的次數,這也就是我所希望的,可說皆大歡喜。


奇怪的是,螞蟻軍團稍歇了一陣子之後,咦?漸漸的又猖獗了起來,連我把一杯水稍放桌上,不多久杯緣便出現小黑點在移動。一看杯中,哇!在白開水裡游泳耶!難道我得了糖尿病,喝的水也帶甜味嗎?差點要去測血糖,快瘋掉。


老媽當然是再度歇斯底里起來,聲隨蟻現,樂此不疲。我當沒聽見,她叫累了自然會停止。──真的叫累了,去倒杯水喝,我聽那開飲機流水的聲響,才心想可以安靜一下了,沒想到老媽忽然大叫,直呼我的名字──


「又怎麼了?」


「快來!我叫你,你快點來就是!」


找麻煩找成這樣?我不耐煩的走到廚房,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老媽已經把開飲機插頭拔掉,整個放到地上,頂蓋掀開,上頭密密麻麻的爬滿了蟻群,還有很多白白的蟻蛋,這才是一個完整的螞蟻社會,看得我全身發癢,頭皮發麻,噁心!噁心!好噁心啊!


「快點!你還站著看!」老媽對蟑螂螞蟻是一點都不懼怕的,手拿著抹布正狠狠的撲滅,不斷把四處逃竄的螞蟻歸回中央,一併殲滅。


殺生啊!可是眼前情景,不殺行嗎?只好拋開噁爛的感覺,趕快幫忙,足足花了好多時間,才把開飲機附近、乃至整個廚房都徹底清潔了一遍。即使知道一定有漏網之魚,但至少這蟻窩算是破獲了,短時間之內螞蟻恐怕也不敢再來重新築巢。


尋找了大半年,怎麼也想不到,原來蟻窩竟然會是在開飲機的頂蓋裡?!那裡的溫度似乎是孵育幼蟻的最佳環境。難怪白開水裡會有螞蟻,想起來又是一陣噁心,我們竟然喝螞蟻水喝了大半年!


人家說吃到螞蟻很會做人,這擺明了是鬼扯,我這可是實際實驗過。


我猜這開飲機在出廠時裡頭就有蟻蛋了,被我們買回家,慢慢繁殖出一個族群,這真是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教訓,以後即使是新買的乾淨家電用品,回到家都要仔細檢查清潔,說不定黏了顆蟑螂蛋,一孵出來一大群,家裡打掃得再乾淨都沒用!白白害家庭成員之間互相指責生活習慣不良。


呼!終於還了我非洲堇的清白,我吃東西也不必那麼戰戰兢兢了。


然而老媽安靜了嗎?不會的,她還有別的事情可以叫,她叫習慣了,我也聽習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大少爺 的頭像
雲大少爺

大少爺的雲淡風輕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