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去看眼科醫生,診間護士照例為我做完量視力、測眼壓等例行檢查後,才輪到醫生問診。


        「哪裡不舒服?」醫生從厚重的老花眼鏡後面瞄我一眼,隨即專注於電腦打他的醫令,閑閑的問。


     「喔,最近眼睛常常會覺得酸痛。」其實我自己知道,應該是電腦看太多了。


        醫生轉過來,促不及防的用兩手扳開我的上眼皮,接著又翻下眼皮,然後換另外一隻眼睛,哇靠!好痛喔!痛到我差點沒叫出來。


        「看起來是還好。」彷彿惡作劇完,醫生說:「讓眼睛多休息,我開眼藥水給你。」不知想到什麼,忽然瞥了一眼病歷,說:「哦,這個年紀應該開始有老花眼了。」


吼吼吼!噴火            


        一句話讓我大為光火,是怎樣?我是多大年紀,應該要有老花眼嗎?我是來看眼睛酸痛,不是來看視力好嗎!機車個什麼勁啊?我一肚子火,領了眼藥水走人,從此再也不來複診──你這個老醫生才是老頭,老頭老頭老頭!


        後來我去配眼鏡,要求眼鏡行幫我驗光,所有的項目做完以後,老闆非常委婉的說:「你的近視度數減輕了耶!左眼少了25度,右眼少了50度。不過左眼的散光增加25度,右眼增加50度,所以算起來總度數是沒變喔!就看你鏡片度數上要不要調整。」


        我一直嚴陣以待,預防他會說出「ㄌ」花眼這個討厭的名詞,可是他說來說去就是沒提,於是我很開心的掏錢跟他配了新鏡片,他推薦的我都接受,賓主盡歡。──你看,這老闆多會觀察人啊?不對的話,怎麼樣就是不會出口。


    ***


        又有一次,我兩隻手打電腦打到出問題了,左手板機指,右手腕隧道症候群,去復健科做超音波治療。復健師如往常般邊做會邊跟我閒聊幾句,聊什麼都可以,我們一向還滿有話聊的。


        可是那天她不知怎麼了,一直沒開口,光盯著我的頭髮看,端詳了許久,我也不好意思問,她終於才說:「吼,你的頭髮好多,而且好黑耶!」


        這很稀奇嗎?說到這個我還滿得意的,要感謝我老媽生了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給我,類似的讚美其實我已經聽到有些麻痺了。


        「真的好黑喔!」她還在那兒讚嘆,忽然接著一句:「奇怪,為什麼你都不會有白頭髮?」


吼吼吼!氣炸              


        「為什麼我應該有白頭髮?」我當場大發火,火氣噴噴,「我看起來真的到應該有白頭髮的樣子嗎?」


        「沒有沒有沒有,」她急忙解釋:「我們兩個同年,我只是覺得你頭髮怎麼『還』可以那麼黑。」不解釋還好,越解釋我越生氣。


        「那怎麼辦,我就是沒有白頭髮,永遠不會有!」氣得咧,結果她還在那裡哈哈大笑。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算好相處,但也不算太雞歪,就是講道理而已。可是唯獨外表、年齡……之類的話題,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以免氣氛尷尬。我自己也會小心,某些有點歷史的事情,能裝不知道就裝不知道,太過熱心的結果,往往就是被人歸入「上一輩」萬劫不復。你別說,心直口快的人還真多!


        「哎呀!你真是看不出來,看不出來。」這句話,其實是最毒的。


        我來到現職公司轉眼第九個年頭了,心裡當然明白,但是沒事也沒人會去數,因此我總是自欺欺人的盡量不以老資格自居好裝小。當然,很多同事外貌上的改變無論如何是藏不住的,我因怕別人提及,故而也從不去討論誰外貌改變了多少,這多討厭的話題啊?


        前兩天,樓上有個同事下來談事情,前腳剛走,後面兩個女同事就在那兒嚼舌根,「有沒有覺得他老好多?」「對呀!」「真的老好多喔!」「對呀對呀!又駝背,整個臉都垮了。」「之前還很年輕,好像最近一年……」兩人討論個沒完沒了。


        又來到我那個禁忌的邊緣了,雖然火沒燒到我這邊──不知在背後,他們是不是也這樣討論我呢?算了,沒當面聽到就當沒有。當面不小心觸及的,都會被我重砲回擊,我想他們也都已經被我訓練到絕口不提了。


我默默移開,有關年齡的話題我連聽都不想聽,想惹我生氣的儘管湊上來,就這點我絕不妥協。


知道了嗎?


 



 


全站熱搜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