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我的公司是北極


        有些過頭話,真是提都不能提,說破了便會一翻兩瞪眼。我才說「我的公司是北極」,嘿,公司接下來就進行冷氣裝修工程,大熱天停機,後來的狀況更加叫人難以理解且傻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新安裝的冷氣會沒辦法調控溫度呢?這真是個無頭公案?我們公司就是這樣,理不理的從來都是狗屁,後台硬或態度硬才是王道。機房頭子說了算,他說冷氣不能調幾度就是這樣,董事們都睜隻眼閉隻眼隨他,就苦了我們底下人挨凍或受熱。


        台北市政府不是規定公共場所的冷氣必須調在26度以上嗎?看來我們公司總有一天等著挨罰。我很好奇罰則來臨會是怎麼個狀況呢?人情好談,利字邊上帶把刀,到時劈誰砍誰大家可睜大眼等著瞧。


        自從我們一樓換了冷氣主機以後,我再也不必夏天穿長袖上班了,因為冷氣在我上班的時段會關機,辦公室裡悶得不得了,幸好中央空調還有點風吹進來,所以還不至於無法忍受,只是心理上從北極遷移至熱帶而已。


        但是當一樓冷氣主機打開的時候,哇!可精采了,天寒地凍的,進來的人每個都叫:「你們公司電不用錢的喔?」。首當其衝的是離主機最近的冷氣孔下員工,強風灌頂,苦不堪言。往往受冰刑半日即再也捱不下去,起身把冷氣關了──不能調溫度,要不就開,要不就關,兩個選項。


        這一關可好了,我們辦公室在業務尖峰時間立刻成為烤爐,大家的火氣被點著,只得強行壓抑。忍不住的去跟冷氣孔下那位交涉,諸如:「你穿上大衣好不好?」對方會答:「穿大衣也沒用,還是受不了!」就為了這個,吵得不可開交。


        都說了,後台硬或態度硬才是王道,冷氣孔下那位是真正硬底子的強硬派,臘鴨子煮到鍋裡身子兒爛了,嘴頭上可硬著,誰也拿他沒輒。我們單位的都是沒骨頭的軟腳蝦,爹爹不疼姥姥不愛的倒楣貨,只好看人家臉色決定今天是冷還是悶,反正就是兩個極端。


        不過很奇怪的,一樓廁所的冷氣卻不知是哪裡管的?常年的極寒地帶,大概是怕我們上班時間蹲廁所會蹲太久吧?裡頭天寒地凍媲美冰庫,保證你進去待不了多久便要逃出來。


        雪上加霜的是,頭頂的冷氣孔狂風大作也就罷了,打掃廁所的阿嫂還會在地上補上一支馬力超強的無敵大風扇好保持地面乾燥,不許關閉,鎮日裡「呼啊!呼啊!」地狂吹,讓你上沖下洗,爽到一個不行。


        也就是說,男生還好,進去小個便還不怎地,女生可慘了,屁股要挨寒受凍,不只涼颼颼更冷冰冰。有沒有聽說因屁股冷到而著涼的,這裡就有!簡直天下奇聞。


        於是乎,當冷氣又被關掉的時候,同事們便會互相勉勵:「沒關係,待會兒去廁所冷靜冷靜。」如此北極、吐魯蕃,北極、吐魯蕃……的來回奔波,這班上得還真忙哩!聊起來是笑話,冷暖可是自知。


        我反正看開了,用甜心卡到麥當勞花35元買兩杯特大杯的冰飲料,搭配電風扇,也還愜意。水喝多了,剛好跑廁所。說起來要感謝這笑掉人家大牙的公司,有這等「話若要講透枝,目屎是撥未離」的無窮無盡鳥事好讓我的部落格無開天窗之虞。我早就江郎才盡了,不常寫公司的狗屁倒灶還能寫些什麼呢?


        好了,我現在又要去廁所冷靜冷靜了,有什麼最新發展,且待下回分曉。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