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金法尤物》中,女主角艾兒伍茲就讀哈佛法律系接到的第一個法庭實習,是為一位被控謀殺親夫、非常知名的塑身教主擔任辯護律師。開庭在即,這位女士說什麼也不肯老實講出不在場證明,經過艾兒以粉絲身分私下詢問,方知案發當時,這位女士竟然正在進行抽脂手術!


        自由誠可貴,誠信價更高,這位女士冒著寧願被判重刑的危險,無論如何不能令她建立的塑身王國毀於一旦──為的是信譽,為的是面子,為的是做一個人的基本羞恥,她寧死也不能讓普羅大眾發現她抽脂的事實。


        無巧不成書,這陣子台灣的新聞剛好就出現了這麼一個例子,一位所謂的塑身專家到美容診所抽脂,結果術後受到難纏病菌感染,造成她下半身癱瘓,陷入極大的痛苦中。鏡頭前,塑身專家血淚控訴美容中心器具未經消毒,誓言控訴到底;而美容中心則強調器具絕對合規格消毒,反控對方獅子大開口。目前兩造已對簿公堂,各說各話,毫無和解跡象。


        看,有念頭要抽脂的女士可警惕了!這原本是個風險很大的手術,抽出後遺症的案例層出不窮。究竟紙片人的風氣是何時開始的呢?抽脂、病態的魔鬼瘦身,多少女人因此失去健康、花錢找罪受?可惜《American Next Top Model》一直在保障的大size model始終沒能造成風潮,使得紙片歪風延續,以健康為前提的審美概念似乎仍未露曙光。


        就是因為大家都覺得女人極瘦才是王道,使得所謂的塑身專家大發其財,出書、出光碟、生產週邊商品……,以自身形象為實證,給予想瘦者模仿對象。當然,這世界的商業運作原本大多是騙局,背後總有不為人知的運作,我們不會傻到相信所有的塑身專家都是靠著他們自己販賣的那套方法才維持住令人羨慕的魔鬼身材的,然而信者恆信,消費者的信任卻不虛假,掏錢貢獻,堆積出專家們的身家。


        如今,新聞中的塑身專家誠然一副受害者姿態,她當然有權討回公道。可是我很想知道,那些相信了她的表演、推銷而買了她商品的、那些照著她的方法死練活練卻怎麼也沒辦法擁有如她身材的消費者們,是不是也可以跳出來向她求償呢?──搞了半天,原來她是靠抽脂維持身材的?!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抽脂了。


        我覺得這是一種職業道德,既然你給了大家一個假象,那麼你就有義務去維護它,即使這是一種非惡意的欺騙。好吧,我寧願相信抽脂這個行為在某個程度上便是要維護這份職業道德,也算用心良苦。但是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弄巧成拙傷到自己了,想捍衛自身權益,那是不是該默默進行,而不是主動向媒體公佈換藥痛苦過程這麼高調呢?羅生門般的兩造隔空喊話,只會給社會大眾負面觀感,難免予人強勢受害者的聯想。


        況且,抽脂的事實攤在陽光下了,我們只看到這位塑身專家聲嘶力竭地為自己喊冤,指責都是別人的錯,有沒有看到她為瘦身達人抽脂這個行為有那麼一丁點的愧疚?抑或是對買了她產品的粉絲們有那麼一絲絲抱歉的感覺呢?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當然還是自己的後半輩子比較重要,至於別人可能的浪擲金錢、大眾的失望,好像相對來講就微不足道了?本來是,羞恥心一斤值多少錢呢?


        老實說,所謂「醫療疏失」的訴訟案件在法律認定上一向棘手,特別是手術前一定都簽有風險同意書,這事件實在沒有瞧出明顯醫療疏失的癥狀,術後復原這場羅生門恐怕還有得打。金錢事小,名節重大,許多事情見好就收,搞大了很難收山。這麼一來只能指望賠償金了,還不一定得得到,怎麼看這求償策略,都不是太聰明耶?


        電影中的情節對照現實生活的事件,很可以看出不同人心對名譽及負責態度的想法。如果這抽脂風波對社會還有什麼正面意義,說來說去也就是女性們思考一下要漂亮和顧健康之間的兩難了──真的需要為了手臂、大腿那些微數字而付出如此慘痛代價嗎?三思啊,三思。


 


圖片是《American Next Top Model》第15季冠軍Ann──還是紙片人當道。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