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是金錢。但是當時間真正成為貨幣,一個人富有與否的衡量標準只在手腕上顯示存餘的生命值數字,那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軍火之王》編劇Andrew Nicole繼《楚門的世界》後,再度發揮其獨透的社會觀察,編導出這樣一部發人深省的作品。


        不久的將來,全球將劃分為幾個時區,時間分配大部分集中在富有的時區中,而貧民時區裡,人們到25歲後即只能有一天的壽命,為了活下去,他們必須分秒必爭工作賺取微薄的時間(工資)


威爾(賈斯丁),是貧民區中的一員,這天他醒來,人生只剩下24小時,他如常工作,偶然間在下班後救了一個上流時區來的厭世者,平白受贈了一世紀的壽命,然而他的母親卻因為物價上漲坐不起公車而意外斃命於他面前。這100年對威爾簡直是個諷刺,於是他流竄來到格林威治區,認識了大富翁菲利浦的女兒席薇亞(亞曼達賽芙瑞飾)。不料因時間警察里昂(席尼墨菲飾)強勢追捕,威爾不得已劫持了席薇亞,逃亡中,兩人相知相惜,宛如找到生命目標,成為一對亡命的鴛鴦大盗……






        試想想,如今的世界雖然表面上堪稱和諧,但是財富集中於少數人手中已是越來越嚴重的問題。隨著生物科技的發展,複製人恐怕已經在某些國家的實驗室中秘密成功,有錢人為了永生,難保什麼事幹不出來。加上霸權者為維持領導地位、國家為箝制人民思想,也許未來世界的人們在出生後會被植入晶片,控制行動,監視思維,那麼,本片中的虛擬世界倒不是虛言恫嚇哩!


        果真如此,那真是恐怖的未來啊!屆時如片中昭示,人們活著只為了求生存,富人時間多到用不完,將光陰寄存在銀行保險櫃中,有人甚且活到膩;窮人卻汲汲營營,隨時籠罩在將死的恐懼中,遑論享受生活。貧富差距,永難翻轉──咦?不正應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意思嗎?是了,藉未來諷今兼預言,導演的用意正是如此,這原創劇本的概念已值得擊掌稱讚。


        世風日下,如果科技的進步只是讓人們為了永生或多活一分鐘而喪失人性,那人類歷史的演進還有什麼意義?片中盜匪橫行、富人錦衣玉食卻必須在保鑣的環繞下生活如籠中鳥、窮人們喪失同情心見死不救……,盡是對貧富差距擴大的憂心。


        或許賈斯丁飾演的這個廖添丁般搶時間分送窮人的英雄可以這樣比喻:他就像是無意間繼承了原本不屬於他的大筆遺產,反正不想花,因此分送給眾人,卻引起盜匪覬覦而人肉搜索他;警察也誣賴他謀殺了死者,名以國稅局要遺產稅的冠冕堂皇,其實背後的原因根本是政府擔心財富重新洗牌會使國家結構崩盤,壞了少數人的利益。全片充滿了對不公不義M型社會的批判,獨立觀點突出。雖然如此格局的科幻電影不在少數,但換個有內容的點子,還是令人耳目一新。






        原創劇本是如此饒富意義,執行起來卻偏了方向,只能反覆以生命將盡來製造緊張,專注於冗長的警匪追逐戲碼,動作部分未拍出新意,偏灰藍的冷調處理又讓氛圍顯得窒悶,不夠熱鬧。尤其是,如果生命只剩一天的心態及永生的意義這兩個大哉問流於表面陳述,未能給個震撼力道。最後,在時間的計算上諸多謬誤,又低估了窮人狗急跳牆的群眾力量,手腕互碰便可以交換時間這基本概念極有問題……,漏洞百出,可惜都削弱了本片可能成為史詩的機會。


        有趣的是,全片參與的演員年齡都不大於40歲,至少樣子看起來都很年輕,大概是影史上唯一一部完全沒有老人身影的電影。演員陣容開出來,除了賈斯丁和亞曼達,《創:光速戰記》、《玩咖尬宅爸》的當紅女星奧莉維亞魏德;《蝙蝠俠:開戰時刻》、《全面啟動》裡的專職反派席尼墨菲;影集《虎膽妙算》的首席帥哥麥特鮑莫;《廣告狂人》的文森卡塞瑟;《魔男生死鬥》的陶比海明威……俊男美女充斥,光看明星便夠賞心悅目的了。







        自《社群網戰》以來,賈斯丁歌而優則影的企圖心非常強烈,演起戲來頗具大將之風,眉梢眼角與舉止盡是戲。有場被「盗時幫」逮著的片段,他的右眼下眼皮竟然會抽慉又似極力控制住,足見入戲之深,渾然天成的演技派。至於亞曼達,剛出場的表現猶如呆滯的芭比娃娃,尤其是那頂假髮也太可笑,造型師要記大過。一直到後來開過槍,整個人才忽然活過來,和賈斯丁有了精采的對手戲。


        生命只要好,不要長,或許才是最完美的。但是如果人到了25歲就定型,不再衰老,則或許人們就會奢求能得到永生。然而當生命無止盡的延長卻沒有目標,有如行屍走肉,則永生真是種祝福嗎?總說起來,本片提供了許多時空理念的思考方向,意涵大過於娛樂效果,可惜重點仍在於科幻戲的娛樂效果。意思到了,仍然非常值得一觀。


 


私人評分:88(滿分100)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