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戴了十年的TISSOT錶,2000年世足賽紀念款,NTD$13200



       有好一陣子,每次經過公司對街一家名錶收藏買賣店,總會駐足留連,櫥窗裡一汪水藍的光芒徹底攫取了我的目光,我從來不知勞力士曾經有出過這樣一隻天空藍錶面的手錶──對,就是我最愛的淺藍色,在投射燈下閃耀著流動的金屬光澤,看得我多羨慕,如果戴在我腕上,不知會有多漂亮才好?


        如此來來回回,上班看它一看,買便當望它一望,上銀行相它一相,愛得不得了,幾乎開始掂起自己的荷包:嗯,卅八萬,還是二手的價錢,真勉強要買不是買不起,只是太瘋狂了,有如錦衣夜行,實在不是我穿搭得起的奢侈。


        雖然是那樣的喜愛,每次在老闆或店員起身要來搭訕時,我便會乖覺地離開,沒有真要買就別囉唆,就怕試戴了捨不得脫下來。終於有一天,心愛水藍光從櫥窗消失了,徹底斷了我的念頭,使我好一陣子心情都很慘澹。


        說穿了都是身外物,倒不是因為沒能擁有那隻錶而慘澹,而是感嘆自己工作了這麼多年,始終無法隨心所欲的買自己喜愛的東西,我到底在幹些什麼呢?活得亂七八糟。人家能,為什麼我偏偏不能?


        好久以後,跟老闆的「前」大嫂林姐不知怎麼聊起這事,大概是她先提起她曾經當過進口錶的業務我才順口說出的,總之林姐包票一打,拍胸脯保證說她會幫我打聽,並且可以跟錶商用成本價拿給我。至於到底是哪隻錶?何名稱型號?我們雞同鴨講一陣無交集,最後她說家中有許多名錶的型錄,再帶來給我確認。


        我隨口敷衍,聽聽算了,因深知林姐自多年前離婚後即一人獨居,表面上胖胖的開朗的一個中年婦女,精神狀況卻有些恍惚。人是極熱心的,有時又熱心得過了頭,往往上班時間接連打電話進來儘跟我講些不重要的瑣話,搞得我聽到她的聲音就翻白眼,好煩喔!


其實她一直很記得手錶型錄的約定,可是總不記得帶過來,反而這期間水果日報、數字週刊、小餅乾、鳳梨酥……之類的小餽贈常常丟我桌上,我說過她非常熱心。就這樣,轉眼兩年過去了,她或許早把為什麼要拿型錄的前因忘記,卻沒忘了把型錄掛在嘴上說著:「我過幾天有空拿給你。」我也總是:「喔喔喔。」當回答,不能表現得太熱衷,不然東拉西扯又沒完沒了。


根本一開始我就沒想看型錄,何必呢?就算確認了哪隻錶,她也神通廣大的給我拿六折,仍然是我不願意負擔的天價,多瞧只是多傷心而已。每次被她煩過後想想,她也滿可憐的,雖然一副無憂無慮的心寬體胖狀,說穿了也就是個寂寞的人,無處話淒涼的,到處找人哈啦。這世界上寂寞的人很多,她也不過是滔滔寂寞長河載浮載沉的其中一名罷了,這樣想,又覺得心裡很黯淡。


沒想到事隔兩年,這陣子她提得特別頻繁,前幾天某早上,竟真的拿了一本菊版對開的手錶書來了!人沒到電話先催,要我出去跟她會合,被我拒絕,電話掛了沒幾秒人馬上出現,氣喘吁吁的,說特地提前兩站下公車,待會兒又要趕往他處,書丟了立刻走,倒使我非常不好意思,好像辜負了她一片好意。


這麼大本書,我公司的置物櫃還差點塞不下哩!也沒想看,丟在櫃子裡好些時候。今天拿出來一瞧,不禁莞爾,別說我渴望的水藍Rolex不見蹤影,這根本是水果日報今年出版的特刊「名錶誌」,裡頭不外是登出現今哪些名人戴著哪些名錶,價錢如何,以及如今市面上大概有哪些高檔錶款,好引發讀者的效尤與購買慾罷了。


我對手錶老實說完全無概念,知道幾個牌子但功能價值在哪裡沒研究,連什麼是「陀飛輪」都解釋不出來,純粹就是欣賞外觀而已。如此瀏覽下來,也有幾個一眼上緣,喜歡得不得了的表款如下:



 

1. LV Tambour三問錶:未定價


2.Chanel J12鈦陶瓷錶:216000


3.Catier珍木微雕鑲嵌熊錶:249萬元


4.Hublot King Power F1陀飛輪錶:620萬元


5.Bulgari Daniel Roth光之陀飛輪錶:780萬元


6.Ulysse Nardin Royal Blue飛行陀飛輪錶:897萬元


7.Harry Winston史詩陀飛輪一號錶:2650萬元


8.Patek Philippe 5208P三問萬年曆單按把計時錶:3368萬元



3368萬!發瘋了!


林姐說雜誌不用還她,圖片掃描後我隨手往回收箱一扔,氣餒得眼不見為淨。這書看了不會望梅止渴,只會令人更陷入無端的感嘆中,唉!我始終還是這麼亂七八糟的活著。這麼多價值嚇死人不償命的奢侈品自然製造出來就有人收購,只不是我。


當然我明白物欲無窮盡,人生的意義不在一己,而在為天下蒼生無私的奉獻;我也更明白境隨心轉,知足常樂的道理。但有些前因後果,它就是那麼清清楚楚的在那邊,漠視不得,逃避不開,唯有誠實面對。


也許我們可以嘻嘻哈哈,笑看一切,甚或自我開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來去都是光溜溜、不帶走一片雲彩」……之類的豁達,卻無法忽略眼前的喜怒哀樂、企盼想望,以及我來這一遭究竟為何的終極疑惑。有時思及這輩子也許可以雲淡風輕的過,但任務沒完成,還得重來一次,繼續這差不多的人生,想起來都恐怖!


然而改變的契機在哪裡?渺渺茫茫。我想戴這些錶,但他們不是我該受的,我悔恨無極,無力回天,連感嘆都罪惡了。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