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害防制法新法已於2009年元月正式上路,明訂了室內及工作場所全面禁菸,違者將處以最高3000元罰金。特別是,若在醫院院區及各高中職以下學校校區內吸菸,最高可處10000元罰金。


        好了,轉眼三年過去,請問到底執行成效如何?是仍處於宣導與柔性勸說階段?還是確實有強力取締?恐怕大家心知肚明。


        所謂禁止吸菸場所指的「室內」,其實就是泛指有屋簷的地方,但自從新法上路以來,屋簷下抽菸的情形比比皆是,只是把人從屋子裡面趕到屋子外面抽菸而已,反而還造成吸菸者群聚的狀況,菸害真的有降低嗎?


        相信大家現在都有這經驗,室內不准吸菸,於是百貨公司、醫院……等等各種公共場所門口一定就有二手煙彌漫,進出的人照樣得吸收,那麼這新法的意義又何在呢?既無法帶起戒煙的效應,更保障不了不吸菸人拒絕菸害的權利,根本在執行細則上模糊之極。舉兩個例子:


        ()信義威秀影城二樓售票處連接著戶外有頂空橋,長排的人龍在排隊買票,旁邊走廊往往隨時有人肆無忌憚地吞雲吐霧。我曾經請教過現場工作人員,為什麼我今天來這邊看電影卻要忍受二手菸?他們笑笑,無奈表示只能勸導──事實上他們根本連講都不敢講。


        ()我常去的那家麥當勞,不知為何自動門總是敞開,裡頭長龍在等著點餐,外頭毒霧蒸騰,隨風全灌進室內。我也曾經請教店員,這樣室內算有禁菸嗎?他們才把自動門關起來,讓二手菸全鎖在室內。然而隔天我再去,還是同樣情形。


        也許我們都敢怒不敢言慣了,像我對菸味極度敏感的人,遇到有人抽菸,自己看著辦,躲遠一點算了,絲毫感覺不出新法上路兩年多以來有什麼明顯不同。


        就說公司裡那位怕冷的警衛,最氣他的一點就是他的煙癮大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偏偏又嫌外頭冷或熱,總是要躲在廁所裡抽,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真把我恨得牙癢癢的。


        終於有一次我受不了了,等他又犯案後,直接問他:「警衛大哥,廁所裡菸味好重,怎麼有人抽菸?你注意一下,下次抓到他可以罰他3000塊。」說得他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支支吾吾地說:「一定是機房的小弟,我現在下去警告他!」隨即腳底抹油。還推給別人哩!敢作不敢當。


        抽菸就像喝酒一樣,是同好之間情感的橋樑,幾個癮君子聚在一起,你用煙噴我,我用煙噴你,你儂我儂,不知多惺惺相惜。警衛大哥和老王伯伯每次到門口抽菸都要相約:「喂!吃糖囉!」互相壯膽,有恃無恐。


    一道大門相隔,我又離得遠,倒還沒怎麼。可是老王伯伯每次吃過糖總要順路過來跟我哈啦兩句,嘴巴一張開,我頓時閉住呼吸──天啊!這什麼牌子的香煙?這麼嗆?紅色萬寶路?總統?還是35?我都快被他們訓練到嗅得出品牌了,礙著他老人家面子,只好嗯嗯啊啊,裝忙不接他的話,他才意興闌珊自己告退。


        但我不是每天都這麼好氣性,終於有一天,他又用剛哈過草的恐怖口氣直接薰來,我忽然有種受到嚴重侮辱的感覺,立即掩鼻,用最嫌惡的表情說:「老王杯杯,你剛抽了什麼菸?臭死了!我快中毒了!」


        「怎麼會?你太敏感了。」他還這樣說,也生氣了,馬上下樓去。其實我早該發作了,白白忍受了那麼久,有時候隱忍不是美德,忍到最後情況不會改善只會更糟,該發生的不如讓它發生,大家提早互相尊重反而更好。


        也許抽菸是種權利,是生活中無法避免之必須,但是請體諒沒有抽菸的人對菸味的畏懼是抽菸者無法想像的,我們也有渴望呼吸清新空氣的需要,當你們快樂似神仙的時候,請不要把快樂建築在我們的痛苦上好嗎?


        多走幾步路,到沒有屋簷的地方抽好嗎?又或者乾脆戒了吧!抽菸對身體的傷害或許是老生常談,但是並不見得是危言聳聽,拜託多多少少參考一下,尤其二手菸更恐怖。


        祝君健康,出自肺俯,永恆誠懇的一句。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