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有緣了,怎麼我常常要遇見他們呢?那對父女,老父大約七十多歲,女兒近四十左右,父女感情好得很,每次見到總是手勾著手在街上走著,父親一副愛憐、呵護倍至狀,女兒則略顯驕縱,眼中透著那麼些桀傲不遜。


        有時候在公司附近碰到,我猜想著,他們大概住在這區域吧?不然不會那麼湊巧。但是連上回我抽空去逛花博,都能在圓山和新生展區中間那條花之隧道看見他們手牽手迎面走來哩!真見鬼了。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個女的,倒不是長得惹人厭,而是那略帶點邪氣的態度,大概自恃有幾分姿色,喬模喬樣,下巴總抬得半天高的不可一世。人人都有爸爸,怎麼她特別炫燿的感覺呢?這個年齡了,應該挽著的是老公或男朋友的手,老黏著爸爸幹嘛?而且應該是扶持父親,而不是反過來讓父親把你當少奶奶扶吧?


        但是想一想,又覺得自己太無聊了,人跟父女感情好我忌妒個什麼勁?不過大概是太常打照面,老先生倒是會跟我點頭微笑,而女兒反正就是那個跩樣,不正眼看人,難怪我覺得她邪氣。


        好死不死的,不曉得怎麼回事,這女兒竟然腿就斷了!這麼一來,老先生更要帶著她就醫,扶進扶出,活像在伺候娘娘皇太后。有天又在醫院遇到,就見這位娘娘不耐久候,在候診區大吵大鬧,還要老父一趟又一趟的求診間護士特別通融。


        後來尋個隙我問老先生:「你女兒怎麼腿會摔斷?」老先生臉現憂慮,把愛女車禍的過程敘述了一遍。我不免寬慰他幾句,熬過這段時間,石膏拆了,很快就可以復原了。


        不料,當我把這件事在閒聊的時候跟同事顧姐提起,她跌腳,罵我:「你真是白目,那哪是他女兒,是小三啦!」


        啊~~


  我哪知道?年紀明明差那麼多?所以老先生的臉色是尷尬,而不是憂慮。怪不得,是我觀察力不夠,兩個形影不離的模樣,不就是情侶嗎?噢,我昏了。


  然而更勁爆的,小年夜半夜,只見老先生十萬火急的到醫院急診室求醫生開精神科的藥物,願意自費負擔,並不是要給這位小三用,而是要給她家裡的 夫人帶去美國。打發夫人出國了,他才能跟年輕的小三雙宿雙飛──搞了半天,同住一起這位才是小三,年輕的娘娘還要排到小四,平常不能在一起,因此見了面總要當連體嬰。


  老先生老當益壯,佩服佩服。






  公司樓上住家有位袁小姐,養了一隻我稱為大概是全世界最可愛的馬爾濟斯,叫「弟弟」,有著圓滾滾的靈動大眼睛,還有長長的睫毛──我一直以為是 袁小姐給它裝假睫毛,還腹誹怎麼這樣玩狗,後來某天抱起來細看,才發現那睫毛,竟然是真的!


  養狗養久了的人,總會宣稱自己家的狗狗聽得懂人話,比誰都具靈性,然而弟弟的通人性卻是有目共睹的,見面次數多了以後,遇到人,真的會打招呼耶!我總是叫它跟我握手,握了右手換左手,握完還要發出聲音表示招呼,它一應照辦。有時候,狗狗難免不耐煩,動作不確實,我還要要求它重來,做到了,大表讚賞,弟弟就會得意地望著主人,意思似乎是「這樣可以嗎?」惹得我愛憐得不得了,好想抱回家喔!


  上班時間多半是難熬且苦悶的,等待弟弟下樓來經過、進來打打招呼,簡直成了每天最期待的事。台北近幾個月來簡直成了雨港,狗狗等閒不帶出門,感覺好久好久不見弟弟,非常想念它。


  某個又是濕淋淋的夜晚,我撐著雨傘去買便當,剛走到大街上,遠遠望見騎樓裡一個雪白的小小身影,乖乖的站在那邊,我興高采烈喚:「弟弟!」它馬上目光炯炯的望向我這邊來。趨上前去,我又叫它,真的是弟弟!除了搖尾巴,它還「嗚啊嗚」的低聲打招呼。


  可是環顧四週,咦?怎麼不見袁小姐?我問弟弟:「怎麼你一個在這邊,馬麻咧?」它眨眨眼,權充回答。我再找了找,哦,旁邊站了位大概七十多歲的老先生,應該是袁小姐的爸爸吧?我大聲跟弟弟說:「爺爺帶你出來啊?」弟弟開心的搖搖尾巴。我跟袁爸爸點點頭,他微笑示意。


  過了幾天再遇到袁小姐,我跟她敘述了那天的情形,大大稱讚弟弟的乖巧會認人,爺爺帶它出來玩它也不會亂跑,乖乖的等爺爺。袁小姐先是一愣,隨即笑了笑說:「當然囉,他認識你了嘛。」免不了幾分得色。


  又過了幾天,有位老先生下來收大樓管理費,原本都是袁小姐來收的,他表示他是袁小姐的爸爸,代袁小姐來收。我大表狐疑,怎麼不是那天帶狗的那位?除了年紀相當,根本不是同一個人,我不可能認錯。


  顧姐忙出來解圍,把錢交給老先生,等他走了以後說:「這不是袁爸爸是誰?」我不服:「明明就不是,那天在路上帶狗的不是這個。」顧姐大笑:「你白痴啊,那個是袁小姐的男朋友,這個才是她爸啦!」


  什麼?!男朋友?!


  年紀也差太多了吧?當她爸綽綽有餘。


  「有什麼稀奇?」顧姐篤定地說:「而且是『男朋友』,跟老爸住在一起,還不是老公喔!」


  噢,我暈了。


 


  就這樣,我接連兩次把人家的男朋友當成老爹,還當著人家的面胡說八道,當事人也沒點破,但可想而知要多尷尬有多尷尬──好糗啊!


  能怪我嗎?這實在太複雜了!沒事搞那麼複雜幹嘛?你說是不是、是不是?


 


 


延伸閱讀:《五月與十二月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