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在家靠夫母,出外靠朋友。」每個人一生之中,都有獲得友誼、渴望同儕認同的需求。


        在我小時候,看朋友非常之重,特別是在不甚得意的學校與家庭生活中,同學的安慰毋寧是莫大的鼓勵。然而隨著年歲增長,慢慢體悟,友情在某個程度上和愛情是差不多的,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朋友之間有緣還須有份。愛情或可靠死纏爛打而來,友情還更勉強不得──我們都有這樣的經驗,友誼是沒有獨占性的,你最好的朋友,他()很可能同時有好幾個重要性與你差不多的密友,你可以吃醋,卻無法指控對方不專一呢!


        於是乎,為了和朋友友誼長存,我們得學著體諒朋友、討好朋友、爲朋友設想、當朋友情緒的垃圾桶……,反而不能太有親人或情人之間理所當然的需索與任性,這就是為什麼會說父母子女與夫妻之間最好用朋友的方法相處才能溝通。然而話說回來,友誼也因沒有必須強制在一起的約束,緣盡便散,維繫起來又更加不易。


        我常常很羨慕人家有同學會可開,尤其是年紀都大了、兒女成群卻還開得成的那種同學會,多不容易啊?一群同學中,一定要有一、兩個特別熱心的在中間認真聯繫,否則各居南北的一班人,隨便都散了。上大學我還參加過一次高中同學會,以後再沒消息。特別是大學同學,只好把住台北同學的婚宴當同學會,此外真的一次同學會都沒遇過。


以前,我曾經嘗試當過緊緊抓住朋友那個主動連絡的人,可是熱臉貼冷屁股次數一多,加上實在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有毅力,久了,心也就淡了。再好的友情都要懂得適時放手,畢竟我們存活的是個不完美的世界,「忙」,是最佳的藉口,其實是抵抗不了時間的威力,不得不隨他去。


國中時期,有位老師這麼說:「如果你閉上眼睛回想你這一生,第一個在你眼前閃過的面孔,那就是你最好的朋友。」照這個邏輯,我最好的同學跟我失聯經年,彷彿久到登報都找不回來了,想起來都悵然。


然而兩年前我們無意間竟然在捷運站重逢了!滔滔歲月已過,往日情份卻未生疏。後來我們當然約了再聊,但是是約在她的保險公司裡,她的雄心依舊,只是一味要我兼差來跟著她打拼,對於這些年的空白、我心中一大堆的問號,她完全無意觸及。然而,看到文件上她熟悉的字跡,過去在校時的點點滴滴又在腦海翻騰,我還是有著找回最好朋友的喜悅。


後來我並沒有跟著她做保險,而是跟她買了一個澳幣連動債。這些年來,我已經被訓練到不需要朋友了,因此她不連絡我,我也絕不會主動打電話給她,直到她換了一家保險經紀人公司,才又跟我聯繫上──不消說,又是要我積極起來,跟她一起賺錢。


這一次,她終於敞開心胸,向我吐露了這些年來的日子,原來是離了婚又再婚,前夫不讓她見孩子,現任丈夫經濟上不是太得意,她必須負擔自己和女兒的生計,因此忙。但是沒跟我連絡的最主要原因,還是自己心理上的陰影,當初在學校時正如花似玉,是那樣的意興風發,前程似錦的,沒想到如今落得這副景況,她覺得沒臉跟老同學見面。


「真是傻瓜!」我當場就罵她,我怎麼會因為她過得不得意就看輕了她呢?然而她這番話,卻紓解了我這些年來積壓在心頭的遺憾與鬱悶,原來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才跟我斷絕來往,而是造化弄人,不得不天各一方,現在知道原委了,除了釋然,更多了一份淒涼的況味。


不過也就是這樣了,我又向她買了一個儲蓄險,之後我們繼續回到失聯的狀態我很清楚,她雖然能夠坦白,但其實還是沒能從挫敗的心境中走出來;而我,早過了抓著朋友的階段,心腸剛硬無比,除了遙遙祝福,實在也沒有心思去重燃那份友誼。過去的都過去了,就讓回憶好好的留在原地。友誼是一段一段的,跟愛情一樣,除了雙方皆有心共同努力,否則只能任其灰飛湮滅。


這便是我對友誼的親身體悟。對於求學、工作,每個階段的朋友,我總抱著隨緣的心態,以誠相待,但是保持距離,等到分離的大限來臨時,大家好聚好散,等同不再連絡,如此我可以在每次的聚散間找到最舒適的位置。


當然,多的是一生一世、天荒地老的長存友誼,只是時也、命也,需要無悔的付出與過人的長情去維繫,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等運氣。遇上了,好好珍惜;遇不上,來世再修,盡人事天命聽,則我們都可以領略到友情的珍貴。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