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份,新科立委張曉風女士在立法院質詢內政部長時,為台灣未婚的「剩女」抱屈,語出驚人地表示台灣男性「愛台灣,但不愛台灣女人」,台灣婚配員額都被外籍配偶給佔去了,呼籲該「給不被愛的台灣女人一條出路」。此番「雌性動物」說法既出,立即引發各界抗議,咸認為她有性別與國籍雙重歧視之嫌,該為此言論道歉。


        平心而論,張女士這個質詢內容其實是感性的為目前台灣男女婚嫁比例擔憂,出發點是可原諒的,壞就壞在一廂情願式的偏頗觀點徹底暴露其問政毫無專業,落得矮化外籍配偶的話柄,一下子讓自己被歸為立法院裡不進入狀況的放炮型人物了。才一次質詢,一竿子打翻不只好幾船人。


        因生育率低的少子化影響,台灣男女比例失衡是不爭的事實,2010年,2049歲適婚年齡的「剩男」足足比「剩女」多了53萬,為此,監察院還曾經糾舉過衛生署失職,放任坊間婦產科包生男的風氣。台灣郎之所以向外發展,最主要是本土配偶難尋,根本不是什麼「把台灣女人fire掉」。如果可以在台灣娶個美嬌娘,台灣男人又何必多花銀子求外地媒合呢?大部分的異國婚姻絕不見得是由於外籍配偶好控制,我們的大作家張女士竟連最基本的功課都沒做便大放厥詞,甚至令人驚訝原來她對人口與婚姻的概念竟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女人沒有走入婚姻就很該受政府補助,不會吧?腦子裡還殘存著婚姻是女人唯一出路的舊觀念?這下可讓書迷們偶像破滅了。


        政治是一個大染缸(好像很多地方都是大染缸),換個位子換付腦袋。張曉風女士的文筆一向兼具古典與現代,有著悲天憫人的胸懷,可說是俠骨柔情。然而台灣的政治環境是現實而殘酷的,寫散文和問政畢竟是 兩碼 子事,稿子在家可以刪刪改改、反覆潤飾,出版前還得經過編輯的把關;問政可不同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悲天憫人不該反造成無心傷害,亂放炮也只是受人利用而不自知,更凸顯親民黨的人才空洞。


        有一就有二,我就在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亂放炮?嘿,果然,這兩天又公開批評咱們馬總統和總統夫人在就職典禮發生的「奇怪ㄟ你」花絮,充分顯示出馬總統從小嬌生慣養,不關心別人;進而批評他只關心「歷史定位」,不管接下來的人還要不要選舉。



 


        這個短短的就職花絮這幾天我看了又看,越看越有趣。我們可以發現,即使貴為第一家庭,這對夫妻平日的相處模式無須經過套招,渾然天成,即使在大庭廣眾下也無所隱瞞:


        「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啊?」氣得咧。


        「好!」猛然驚覺,反射性的立即轉身答好,脾氣有夠好,帶點歉意又皮皮的笑。


        雙手一攤,「奇怪ㄟ你。」狠狠的瞪老公,滿臉怒容。


        當天許多媒體的標題便下「周美青也嗆馬」──如果這也叫嗆馬,那總統夫人應該天天在家都嗆吧?老夫老妻的,在一般家庭裡,媽媽的角色往往是老公孩子一起訓,再尋常不過,第一家庭也如尋常百姓家,無怪乎馬總統會稱夫人為「永遠忠誠的反對黨」。


        回過來看,總統夫人那麼的盡情表示不滿,總統卻只是一直那麼好脾氣的笑,那聲「好」答得有多迅速啊?這種軟皮糖老公,完全不受力,老婆實在也拿他沒輒,只好氣呼呼──一物剋一物,夫妻相處的眉角,盡顯於幾十秒間。


然而我們或可試想想總統當下的心情:國事如麻,這頭就職典禮,外頭群眾在遊行抗議,在溫吞的外表下,他盤算著什麼?他難道笨得不知道油電雙漲、徵證交稅、讓美牛進關,不會使得自己聲望創新低嗎?他又為何要挑在就職前這個時間點毫不猶豫的戴著鋼盔同時施行這些注定被罵翻的政策?他可以不宣布任何調漲、斷然拒絕美牛、甚至減稅、關起門來搞民粹,大家爽就好,完完全全以選舉為考量,何樂而不為呢?錢又不是進他口袋,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單單是「歷史定位」?誰不知前朝的歷史是後朝編纂的,是褒是貶身後誰能宰制?執政者的思慮考量,還真不是一個浪漫的作家所能夠體會的。


所以,他忽然忘了夫人快步前行,情有可原,也許剛好在想什麼事,倒不必引申到什麼「從小嬌生慣養、不關心他人」,一個嬌生慣養的人何至於能在政治這個大染缸裡走到今天的地位,如何能頂住政治上攻防、一場又一場激烈的選戰、甚至官司的壓力,又如何能吃力不討好的挨起漫天咒罵呢?


張曉風女士啊,彷彿象牙塔裡的理想派,不知是否也算一種嬌生慣養?不懂國際現勢、不了解社會風氣也還罷了,連婚姻與夫妻相處之道都懵懵懂懂,繼羅姓女立委之後,接棒上演著狀況外卻半桶水亂潑的戲碼。什麼時候,我們的立委可以回歸專業問政,不要譁眾取寵、拿人出身亂作文章、管人家家務事呢?篤信宗教的人不該隨便造口業,如果不適任,還是回到文壇好好耕耘吧!別再貽笑大方了。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