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吃麥當勞了,生命中彷彿少了些快樂的泉源──我說過,吃麥當勞漢堡加可樂,會令我莫名的感到輕鬆快樂,這幾乎一成不變的餐點裡,恐怕藏有不可外洩的商業機密。


        當然,我停吃的原因並不是為了所謂的健康或肥胖問題,反而我對人家稱麥當勞為「垃圾食物」很不以為然,就好比下面這網路圖片所諷刺的:





        對呀,漢堡拆開來不就是麵包、肉類、生菜、起司、醬料……等等,以營養成分來講,怎麼垃圾了?或許為人詬病之處不在於食材,而在於烹調方式──肉類是用油炸或油煎,加上薯條為高溫油炸,搭配碳酸飲料,過量食用確實是會危害健康,這無可否認。


        不過話說回來,現在街上琳瑯滿目的食物,比麥當勞營養的,又真正很多嗎?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某鬍秋滷肉飯漲價風波,別說漲4元很貴了,原本的64元也超誇張好不好?廖嬌賣30元我都勉強吃了。只不過是白飯淋上滷汁肉燥,那個滷肉湯底,滷了又滷以保留美味,普林值破表!是誘發痛風的一大危險。


        還有,很多人早餐愛吃的燒餅油條,油條不是用炸的嗎?搭配摻了糖精的豆漿,吃起來營樣就均衡了?又譬如大腸麵線、肉圓……我們很習慣的國民飲食、夜市裡大排長龍的種種油炸物,會比麥當勞健康到哪裡去?衛生管理還沒有麥當勞嚴格哩!麥當勞至少乾淨,某個程度來說吃得安心。


        說來說去,自己買菜回家精心調理是最健康啦!但是外食族不外圖快、圖方便,偶爾吃吃不是那麼健康的飲食,也實在是無可奈何。


        話說我通常會買麥當勞都是在所謂非尖峰時間,也就是套餐特價以外的時段。最常光顧的這家麥當勞,是鬧區生意極好的一家,但離峰時間,往往原本三台收銀機的,人力縮減為一台,遇上客人爆多時,排隊等候的時間都很漫長,長到我都懷疑,這到底是不是「速食店」?還是我到了需要預約、帶位兼等候的大餐廳?


        等候倒還好,等一等也就到了。讓我很納罕的是,這家麥當勞給人的感覺非常家庭式,管理非常鬆散,員工間的感情似乎不錯,邊備餐邊聊天。尤其你可以從櫃檯望穿進廚房裡,料理的那位年約40歲的大姐沒戴紙帽、也未戴口罩,卻總是聲嘶力竭的高談闊論,從裡頭喊出來跟櫃檯的人對話,隨興到可以。


        好吧,聊天是人家的事,我也管不著。然而這家店原本便生意興隆,幾個月前忽然加入外送服務而重新裝潢後,新來了幾個工讀生,其中一位個子小小的,瘦弱異常,染著一頭黃稻草的男生(以下稱他「小黃」),特別吸引我注意──他的動作好慢啊!簡直有如太空漫步,看他幫人點餐、拿紙杯裝飲料、剷薯條、甚至灑鹽巴的動作,慢………………,彷彿睜著眼睛在夢遊,令人嘆為觀止。


        頭一次遇見小黃,我點的飲料他就搞錯了,馬上有資深一點的工讀生出來幫他改正,所以我說這家門市很家庭式,對新進員工極盡呵護,捨不得教導,一次、兩次、三次,幾個禮拜後,他還是那副菜鳥的模樣,慢………………,一點進步都沒有。


        一陣子以後,我要去之前都會稍微祈禱一下,不要碰到他啊,不然有得等。偏偏奇怪了,每次都是他!有一次,我點了套餐加蘋果派,他去裡頭問,慢吞吞出來說要等4分鐘,我說ok,於是眼見著他慢條斯理去把薯條和漢堡裝進紙袋裡放一邊。左等又等,我耐著性子,看看錶,一等等了15分,終於受不了了,問他好了沒?他如夢初醒,好像被我嚇了一跳,又往裡頭問,裡面一個正職員工模樣的胖子出來說:「不好意思,要等7分鐘。」我火了:「都十幾分鐘了,還7分鐘?」他們才忽然武裝起來,又過2分鐘才把派裝進紙袋裡。


        我不想當奧客,可是也不得不當了,我說:「十幾分鐘了,薯條和漢堡都冷掉了!」那胖子很乖覺,立即反應:「對不起,馬上幫你重做。」動作積極得很。只見小黃,愣在一旁,眼神空洞,還是在夢遊!


        這次以後,我好一陣子沒再去了,覺得尷尬,可是又覺得錯本不在我,於是仍然厚著臉皮去光顧了──如意料中的,小黃還是以月球漫步的動作在工作著,即使被我刁過那次,他似乎也沒放心上,可能根本忘了,見到我也不見積極。而且大概工作久了,也開始學會這家店聊天的習慣,邊備餐邊聊,也算有進步啦,倒沒有因嘴巴在動而手上動作更慢,反正本來就夠慢了。


        某天,在我祈禱別遇見他後進到麥當勞,好死不死,就是他站在櫃檯前,心情挺好,正跟同事聊得很開心,訴說今天「練球練得好累」,白天學校裡的一些瑣事,聊夠了,慢條斯理才要幫我點餐,倒好像我打斷了他們愉快的對話似的。


    1號餐一份,飲料紅茶少冰,外帶。」我用最快的速度報上需求,期望能帶動他的精神。說他今天心情好沒錯,竟然怯怯地問我:「薯條要升級嗎?有送搖搖粉。」嚇了我一跳,他從來不會主動推商品的,倒使我不忍拒絕,答:「好!」希望他能因此動作快些。


        結果我還是失望了,他仍舊用著不亞於平日的慢速度備餐,愉快的閒嗑牙,彷彿地心引力正限制著他的行動。不看、不看,我不要看他,否則性子會被激起來,我並不是這麼心急的人。然而經過漫長的等待,才終於拿到我的餐,其實也習慣了。


        回到公司,照例先從紙袋裡拿出薯條,也沒期望會有番茄醬,反正他常常忘記。可是當我把食物全拿出來後,海苔搖搖粉在哪裡?吼,我整個就是無語問蒼天,徹底被這外星人打敗了!還是他問我要不要的哩!


        忍不住了,不能就這麼算了,不然這小黃永遠不會改進。一通電話我就撥到他們店裡,表明剛才的狀況,並請他們「盡速」把我的搖搖粉送過來。接電話的先生跟我核對了發票號碼和點餐內容,輕描淡寫的抱歉,承諾待會補上。為避免尷尬,我請他們東西送到門口警衛處即可,人不必進來了。


        這一個「待會」,又過了5分鐘,薯條已經涼了大半,不料,竟看到小黃從視線那端飄了過來──我真覺得他是用飄的,簡直夢遊,但是是被重力限制住的那種飄,飄到我面前,伸手把一個摺了兩摺、裡頭裝著搖搖粉的紙袋交給我,不發一語,又飄走了,真是令人又好氣又好笑!我往桌上一趴,認輸,整個笑出來!


        他大概覺得我是個從澳洲騎機車來的超級奧客吧?從那天起,我就再也沒有吃過麥當勞了。


        剛剛,同事在享用摩斯的新產品,那香味飄過來,使我非常想念麥當勞。這陣子,我把7-11的國民便當、燴飯……之類的餐點都試過了,這些微波後的食物真的很令人沮喪,裡頭沒有快樂的秘方。


        那個小黃,不知道他所屬星球的太空母船有沒有來把他接走呢?他那飄忽的舉止,實在不適合地球忙碌的步調。但是在確定他離開之前,我想我都會忍耐,哪怕餓肚子,都要堅持下去。


 


 


 


《後記》


         小黃雖沒有被太空船接走,但是他轉專接外送,不會在櫃檯點餐了。YA!我又可以吃麥當勞了。只是點到他送外送的客人,應該都會被搞瘋吧?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