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不能想,想起來就刺心,像被毒蚊子在手臂上叮了一個包,即使不痛不癢了,紅腫卻色素沉澱在那兒,看著礙眼。


        自從好幾年前因為眼睛酸痛去看眼科,那「年紀一大把」的醫師瞄了病歷上的出生年月日一眼,不負責任的丟出一句「也該有ㄌ花眼了」之後(對,是ㄌ,不是那個像佛地魔一樣不能說出口的字),我氣得再也不上眼科了──很機車耶!我是去看眼睛不舒服,不是看視力問題好嗎!但是他那句「也該有ㄌ花眼了」像句魔咒般縈繞在我心頭,使我想起來就不痛快,更加深了對於歲月流逝無能為力之感嘆。


        不過那個時候除了不服氣外,我倒是很有把握自己沒那麼快ㄌ花眼的──有近視眼的人,不是就不會得ㄌ花眼嗎?凸透鏡和凹透鏡的原理,應該是互相牴觸的吧?不料隔了兩年,有個網友在臉書上敘述了他去看眼科,醫生宣判他既是近視眼又是老花眼之後,徹底粉碎了我這份自信──怎麼會?又凸又凹,那眼球表面不就成波浪狀了嗎?我始終無法理解這殘酷事實的原理。


        越恐懼的事情似乎越容易成真,大約兩年多前,在這份山雨欲來的恐懼中,我真的慢慢發現自己的視力起了變化:一開始是不自覺的,看書的時候自然把近視眼鏡摘掉,眼睛感覺比較舒服;後來漸漸感到不對勁,看手錶或手機的時候有種反光的感覺,彷彿焦距對不清似的,尤其是手機小小螢幕上的小白字特別模糊。


        我想我累了,用眼過度。每天盯著電腦螢幕,能不累嗎?確實,如果很累的時候視茫茫的機會便增加;睡飽了,世界又是一片明亮,多讓眼睛休息是不會錯的。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一向都使用日拋式的隱形眼鏡,兩天只戴一次大約不到7小時,不知何時起,只要戴隱形眼鏡,遠處還好,近處如上班看文件或電腦,竟然一片模糊,那種焦距對不準的感覺竟成了每日生活的夢魘,大大的不對勁。剛開始我猜是隱形眼鏡品質不好,可是換個牌子以後,情況不見改善,心裡也有點明白了,但是堅持不肯相信著。


        我太累了,上兩個班的人總有些地方顧不到,看不清楚也罷,就這樣吧!上班時,遇上蠅頭小字,我丟給同事去傷腦筋;上館子,菜單上五彩斑爛的扭曲字跡,我裝作懶得閱讀,直接問服務生:「這是什麼?那是什麼?你們菜單太亂了,直接念給我聽。」做「奧客」狀。反正就是不要真的費力勉強自己去細看──越用力越傷眼,那懊惱用力的動作情狀如抬額、皺眉、瞇眼……等,專屬於某個歲數以上的,無疑於繳械,被人看破手腳,千千萬萬不可!習慣了,想改也改不掉!


        不過,欺騙得了別人,欺騙不了自己,我不是不想改變的,特別是當我到外頭拍照時,其實大部分用的自動對焦模式,讓相機自己對準細微處,因為我「懶得對!」相機的功能是很強大的,誰說非得手動調焦才叫攝影?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嘛!


就這樣,終於有一次在買日拋隱形眼鏡的時候,我輕描淡寫的將長久以來的困擾閒閒說與眼鏡行的店員聽,不忘強調:「還好啦,有時候清楚有時候不清楚,是不是跟牌子有關係?」還要栽贓一下眼鏡的品質。


        店員是個大約25歲左右剛退伍的憨厚年輕人,他想了想,給我試了幾個牌子和度數,結果我近距離小字看不清楚的情況都大同小異。於是他幫我重新驗光,原來,我兩眼的近視度數原本左眼是300、右眼275,左眼還有散光50度,日拋兩眼都戴300度的,現在兩眼的近視度數都有減低了,大約來到275250,不過,晴天霹靂,另外有「遠視」75度。


        「小心說話喔!」我在心裡提醒他。年輕人外表雖憨厚,卻是異常的精乖,他居然搖頭苦惱地說:「不可能啊?你不可能啊?」然後下結論:「我覺得就看你平常的習慣,看遠的比較多就繼續戴300度的日拋,不然如果近距離的東西看比較多,那你就考慮戴度數輕一點的。你的平光眼鏡,就看你要不要換了。」始終沒有提那三個字,真是太聰明了,孺子可教也。


        哈哈,沒錯,說的好,只是輕微的75度遠視,我怎麼可能有ㄌ花眼呢?就這樣,我改戴雙眼275度的日拋,頗有種掩耳盜鈴的意味,但也不管了,我的外表不可能這點得到證明就好啦!


        但是贏了面子卻仍然失了裡子,改戴275的隱形眼鏡,情況並沒有改善多少,真正變成了精神飽滿的時候神清目明,沒睡飽時月朦朧鳥朦朧,純粹就是身體狀況問題,我執意的深深如此相信,依舊過著不勉強使用眼力的生活。


        不知道是什麼樣朦朧的心境,大概是一種要誠實面對自己的覺悟,上個月,我還是回去找小弟了,告訴他,其實沒什麼改善,想著:「好吧,要是你說實話勸我改戴那種貴一點、有加『遠視』的隱形眼鏡我不會怪你。」心情有些慘淡。


        小弟依舊熱心,聽了我說沒改進,又幫我重新驗了一次光。我等著他對我宣判那個不能說的字,他始終沒有說。使我驚訝的,他的結論是:「你的近視度數又降低了,變成左眼250,右眼225度。」


        「所以,」小弟說:「你日拋戴得度數太深了,當然看近的地方會模糊囉!」馬上拿出250度的給我試戴──不戴還好,這一戴,長久以來的問題迎刃而解,拿份報紙到眼前,從大標題到分類廣告的蠅頭小字,全部清清楚楚,我差點沒喜極而泣,出運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以前習慣遠方也要巨細靡遺那種感覺卻消失了,視力變得短淺些,但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也只好有所取捨了。


        250度的日拋試了大半個月,一切正常,哇哈哈!所以我是「近視度數變淺了」,但──


沒有ㄌ花眼!沒有ㄌ花眼


完全不需要矯正。哇哈哈!這長久以來真的是自己在嚇自己,反正我不僅外表不可能,實際上也凍結在那兒不改變。哈哈,就是這樣,沒有ㄌ花眼,沒有ㄌ花眼,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





 


雲大少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7) 人氣()